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2-18 09:47:41作者:夜焰如初

主角是燕墨染李云初的《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夜焰如初新书推荐,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在线阅读:李云初,21世纪国际特工队队长,穿越成晋王妃一个忘恩负义,不忠不孝恶毒的女人。燕墨染,大周朝三皇子,世人皆知晋王阴鸷嗜血,冷酷无情,手段狠辣,对自己王妃深恶痛绝,欺压凌辱。势均力敌的对手,且看强者与强者的碰撞。第一次,晋王吃药了,动作凶狠,“想要得到本王的爱,你不配,永远都不配!”第二次,晋王受伤了,连哄带骗,“你忍忍,过会儿就不痛了。”第N次展开全部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燕墨染李云初小说 (夜焰如初)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那只能牺牲本王的王妃了

大理寺内灯火通明。

燕墨洵听到消息就骑着他的神驹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看他三哥正气定神闲的喝茶,关切问道:“三哥,这究竟怎么回事?还有人敢在大理寺里行刺,人抓到了吗?”

晋王隔着热腾腾的雾气看了他一眼,“你的消息到是灵通,这个时候过来,不怕被人说与我有勾结。”

燕墨洵走到桌案旁,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你以为我不来就没人说我们暗中勾结了,这次的事太针对你了。”

燕墨染放下茶盏,“针对我也不是一两天了,只不过这次事牵连甚广,你认识这个吧。”从桌案上的一个盒子里取出一枚断裂的飞镖,飞镖极小巧,却十分锋利,现在虽残缺不全,但镖尾的莲花印记清晰可辨。

燕墨洵拿起镖尾仔细地看了一遍,“这可是神器世家林国公的独门暗器,这玩意天下间可就他那一套,可穿墙破壁坚不可摧,怎么在这里,还断了?”

神器林家、神术白家与神将周家并封大周朝三大国公,世袭罔替。

这一代的林国公正是林家嫡长子林煜隐袭了爵位当了国公爷,而他天纵奇才,在造器方面更是达到无人可及之境,天下人人都想得一把林国公铸造的武器。

而这位林国公为人和善,喜结朋友, 每次酒过三旬就会答应别人一把武器,就这样几年间,已经欠下许多世家公子的十几把武器。

但他那把暗器之王‘千刃流星镖’却独此一套,可藏于袖中,特制镖匣轻巧,却能装下数十支短镖,每支短镖在镖尾都有林国公的莲花印纹。

“这是杀死那丫鬟的凶器。被我在空中用剑截断,没想镖头还是刺进她心脏。”燕墨染重新将那断裂的小飞镖放进盒子,修长的食指在盒盖上轻轻的扣了两下。

“凶手没追到吗?”安王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凭他三哥的武功在这世间怕找不到几个对手,怎么会让一下凶手在眼皮底下跑了。

“凶器是从百米外射出,等我追过去人已经跑。”燕墨染长身而起,在桌案前走了两步,背光而立看不出表情。

“三哥,这凶器会不会是凶手偷来的,或者是凶手在路上捡到的?”安王问。

燕墨染挑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安王已经知道这话问得没过脑子,那可是暗器之王,林国公贴身携带之物,是能随便偷随意捡的吗?再说哪有凶手杀了人后还把自己的独门武器留下来,告诉众人,人是我杀的,你们来抓我啊。

没想到这事还会牵连到林国公身上,安王顿时坐立不安,“三哥,你说这事与北疆战事频发有没有关系,父皇已经在增调军力驻守临安了。”

燕墨染:“不好说。”

安王看着眼前这位自己从小就敬佩的三哥,他总有一种能力,能马上对事物作出最准确的判断,可现在却不能给出判断。

“北疆战事,太子中蛊,巫医族横空出现,现在又牵出林国公,都赶在万寿节前期,我真的不知道这张网会有多大,撒网的人什么时候收网。北疆战事事关周国公是我外祖家,太子中蛊事管皇位之争我的嫌疑最大,巫医族蛊术只有我的王妃能解,现在林国公杀人还选在我的管辖之地,你说我是带人去抓林国公呢,还是当作没找到这枚暗器?”燕墨染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着这些凶险无比的事,仿佛只是在评论醉香阁的一道道菜品。

安王燕墨洵虽然与晋王一起长大,一直觉得三哥是一个变幻莫测的人,从来也没有真正了解他的本性,以前觉得他温沉俊雅,后来又觉得他阴鸷霸气,现在更觉得三哥事事都有运筹帷幄的淡然稳重。

“不管怎么样,此事必须给父皇一个交代。不然明日早朝怕三哥要成为众矢之地。”安王还是不放心地提醒道。

“那只能牺牲本王的王妃了。”晋王神色淡漠,凉薄之意表露无遗。

刑部大牢昏暗无光。

李云初咬牙切齿道,“你回去跟那个渣男说,老娘死也要让晋王府陪葬。”

宋管家对‘渣男’这个词不甚了解,但直觉不是什么好话,本能的忽略掉,继续给自家王妃讲解女子三从四德,舍小我成大我的道理,想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让自家王妃就范,同意王爷的提议,牺牲一个王妃,救活整个王府。

“闭嘴!”李云初气得有些胃痛,自己真是瞎了狗眼才会觉得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会跟自己绑在一根绳上,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那男人从来没把自己当夫妻。

宋管家才不听她的,他觉得这个王妃去了,会有下一个王妃进府,何况自己对这个王妃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王爷说了,王妃要是听话,还可以按晋王妃厚葬。要是不听话,王爷多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

“是吗?正好我也有事想禀告皇后娘娘,晋王觊觎太子妃多年,为了得到她,对自已兄弟下狠手,对自己妻子下毒手,这种男人天理难容。”李云初心念飞转狠狠回击。

宋管家胸有成竹:“王爷说他手里有你写给太子的情诗。”说完从衣袖里掏出来一张宣纸。

李云初拿着大牢墙壁上的火把的光线一看,那是自己在别院里没事抄写的古诗:心心念念月明泽, 己知相惜杰白首。怎么就成了写给太子的情诗呢?再待她看清,‘月明泽’三个字,被改成了‘燕墨泽’正是太子的名字,心心念念燕墨泽!

“卑鄙!无耻!”

“王爷也是这么评价王妃的。”宋管家感觉今天出了一口恶气,顿时神清气爽。

“我死不要紧,可肚子里的小世子是无辜的。皇上总不能不要自己的皇孙。”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王爷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爷是大理寺卿更要秉公执法,绝不因为私情而袒护自己的妻儿。”宋管家正义凛然铿锵有力道。

李云初被气笑了,“宋管家你这寸步不让的气势真是深得你家王爷真传。”

第17章娶了她晋王永远不能当储君

大周朝建都临安。

泰承宫大型宫殿群富丽堂皇,矗立在临安城中部,夯土板筑的城墙让它固若金汤。彰显着大周国的强大兴盛。

李云初被大理寺林大人押到泰承宫侧殿,第二次见到周元帝。

昨晚宋管家走后,李云初已经将自己穿越过来发生的事情一桩一桩理了一遍,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着自己向设定好的圈套里走,这个是谁?目标是什么?她都不清楚,所以她才同意了晋王的提议,第二天林大人来提审时就直接承认了太子的蛊毒是自己下的,求皇帝赐自己死罪。

于是,帝后二人就在景怡殿召见了蛇蝎毒妇李云初。

“是你对太子下的蛊?”皇后娘娘身着华美大红底色绣金凤凰纹凤袍,一派掌凤印六宫之主的霸气惊艳,看到跪在台阶下的李云初问道。

“是,这一切都是罪民所为。”李云初一身囚服跪在大殿中央,佑大的殿宇空阔阴冷,让她感觉寒冷无比。

“是什么人指使你的?”周元帝明黄黄的龙袍,让殿宇里的阴冷之气有了缓解。

“皇帝陛下,没有人指使罪民。”李云初有问有答。

“那你为什么要给太子下蛊?”周元帝继续质问。

“罪民关在王府别院,每日游手好闲,无事可干,就琢磨着干坏事,想引起王爷的注意,于是就想到给人下蛊,好让王爷跪下来哭着求我去给别人解蛊,想想就开心。可那些平民百姓怕是入不了王爷眼,只有太子和太子妃才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就起了邪念。还请皇帝殿下赐罪民一死。”李云初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又是怎么让太子贴身丫鬟帮你的?”

“哦,有一天逛街遇上了吧,给了她一笔巨款,她就同意了。是人都抵不过巨款的诱惑。”李云初双腿有点发麻,这身体果然是娇身惯养出来的,睡了两天硬木板腰痛,跪在地上一会腿麻。

“那你又是怎么会下蛊的,何人教你的?”周元帝双眉微微蹙起。

“回禀皇上,罪民从小天姿过人,聪慧机敏,有过目不忘之智,有一学就会之能,所以前些日子在逛街时买了本杂书上面就有写蛊术,回去看了两天便学了放蛊、解蛊一点皮毛。”李云初觉得忽悠古人真是一件愉快的事。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你可知戏耍君王罪可当诛。”皇后娘娘实在听不下去了,一贯母仪天下的仪态也顾不上保持了。

“所以,还请皇上赐罪民一死。”李云初知道自己越是这样说,皇上越是不会让她死。何况还有那神秘的同室老囚犯说太皇太后不会让她死。还有上官旭认自己为义女,抚养自己长大,将自己嫁给晋王,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

对于皇上来说,指使她的人还没有查到。

对于晋王来说,太子妃还没有治好。

这么一想李云帝君对于好多人来说都是一枚有用的棋,所以现在不可能弃之。

“你就这么想死吗?”周元帝从未见过那个女子像她这般的,怎么说,就是不知廉耻,无赖至极,但说的话又头头是道,胡说八道都是条分缕析的。

“皇上明鉴,一个女人,得不到夫君的宠爱,不能为夫君生下孩儿,天天以泪洗面,日日独守空房,这种日子简直生不如死。皇上,罪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李云初掩面抖肩,呜呜呜的假哭了两声。

“这么说来都是染儿的错了!你为何不直接对他下蛊,为什么要谋害太子?”皇后娘娘拢了扰宽大袖口,端了端身姿。

“皇后娘娘,晋王没有错,晋王身为皇子,又居要职,心系国事政务,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实乃皇上教导有方,”李云初用囚衣袖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星眸微闪,“罪民是妒忌太子妃,不想看她过得这么好,一时蒙蔽心智犯下大错。”

“那你为什么又要请旨为太子解蛊?”皇后接着问。

“这不是为了皇上的重赏,把那笔巨款赚回来,还可以名扬天下,让王爷对我另眼相看。”李云初平静的答道。

皇后起身,金玉凤冠步摇声声,环佩流苏碰撞脆响让安静的大殿有了人气,“你即然这么想死,可知大周死刑有多少种?想不想试试五马分尸,还是想试试千刀万剐!”

李云初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唉,还是自己大意了,没考虑到古代的死刑有这么多可怕死法。

“皇上皇后开恩啊,罪民虽犯下大错,但还是治好了太子,将功补功,罪不至死啊,不如废去罪民王妃之位,流放漠北为大周边疆建设献出绵薄之力。”李云初低首俯身,声音也弱了几分。

“大胆!是死是活,怎么都是你说。”周元帝大掌拍向龙椅扶手。

“帝后圣明,英明神武啊,罪民只是给一点建议,当诛当斩当然皇上说了算。”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上下五千年老祖辈们留下来的名言警句。

周元帝当然不会被她的糖衣炮弹迷惑,当皇上的早就对各种吹嘘马屁之言免疫。知道从她嘴里得不到一句真话,也知道她背后不可能会有人相助,李家早就无权无势流落民间,李家族人更是凋零失散。

上官旭为两朝忠臣,作为他义女也不会沟结到她的头上;晋王为当朝皇子,太子出事他第一个被怀疑,作为他王妃人人都知道她不得宠,所以李云初不可能是害太子之人。

“既然太子已无大碍,只要你将太子妃也治好,朕就既往不咎,让你回王府继续当你的晋王妃。”但她这般巧舌如簧,颠倒事非还是要严惩重罚的。还有什么是把她送回晋王府让她继续过生不如死,继续做不得夫君宠爱的晋王妃更好的。

“皇上!”皇后娘娘震惊,这女人谋害她的皇儿,就这么算了。

“皇上,还请三思。”李云初惊讶,怎么跟自己设想的不一样,太皇太后还同出场,上官旭还没来救场,晋也也没来落井下石,这个糊涂皇帝就在自己的两句马屁下放了自己。

“朕意已决,不必再说。万寿节在即,朕本就要大赫天下。”留着这个女人,不怕背后的人不出现,“徐GG,现在就带她去太子府给太子妃诊治,如果太子妃有任何闪失,就当场将她千刀万剐。”

当初自己赐婚,也是因为只有娶了这个女人,他的三皇子,晋王才永远不能争储君之位,那怕他背后站着周大将军周国公也不能。

第18章老娘活得像个乡野农妇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锋回路转的,它不受任何人的掌控。

谁也没想到,李云初与上官焉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一个一身囚服灰头土面站在寝殿内,一个紧闭双眼面容憔悴卧在病榻上。

一个是晋王府失宠的王妃,一个是太子府身患寒疾的太子妃,曾经她俩也有过姐妹情深,共同欢笑的时刻。此时只能感叹一句,事事无常,人心难测!

究竟是谁害了谁,谁欠了谁,真的很难说清。

李云初不知道自己面对这位原主的情敌是什么感觉,但却知道自己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有些酸楚。

太子妃的寝殿,淡蓝色的薄纱帷缦轻舞飞扬,给人一种平和静谧的感觉,装饰古典高雅,内室的布景摆件精巧别致,一看就是很得太子宠爱的。

床榻两角还悬挂着两个镂空银制薰球,清淡的瑞麟香从里面向外飘散,雁鱼铜灯的灯火明暗适度,寝殿内还有两个很大的红檀木书架,一张很大的红檀木书案都堆放着书册,笔墨纸砚等整整齐齐。

李云初在心里跟自己住的那鸡飞狗跳王府别院比了一下,这他妈的,老娘过得就是乡野农妇的生活啊!

一院子的野兔,野鸡,野狗,前几天自己还在院子里搭了个葡萄架,还有一块地被晴儿刚刚种上了萝卜。

啧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没有夫君疼爱的女人真可怜。

李云初拿着让林大人回王府找晴儿要的那套银针包袋放到了圆桌上,看了看站在四周一屋子的仆从们,“你们都站这里,是想学我手艺吗?我们李家的医术可是从不外传的,只能传承给自己子女。要么叫我娘,要么都出去。”

仆从们都望着太子榻前的那位绿衣女子。

那绿衣女子李云初认识,是太子妃从上官府带过来的陪嫁丫鬟紫娟,是个很灵巧懂事有主见的,之前在上官府与晴儿相处得很好,只是后来自己跟上官焉闹得不可收场,她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

太子和太子妃中蛊,这丫头没被关进大牢吗,可太子的贴身丫鬟都关进了大牢。

紫娟果然是个通透的人,马上知道了李云初那一眼的意思。

她先招呼仆从们都出去了,再回身道:“晋王妃,太子和太子妃中蛊那天,奴俾回了老家不在太子府中。所以还能继续服侍太子妃。”

“哦~这么巧啊?这虫蛊可不是毒药一下会马上发作的,什么时候下的蛊,真不好说,看来大理寺办案也不怎么样啊。”李云初摆弄着那一套银针,意有所指道。

“晋王妃,现在大理寺已经找到下蛊的人了,所以奴婢真的只是回了一趟老家。”紫娟盈盈福身,“奴俾也退下了,晋王妃如有需要什么叫一声,奴俾在门外候着。”

“你不怕我对太子妃做什么?”李云初淡笑抬眸。

“晋王妃有皇命在身,奴婢知道晋王妃绝不会以命犯险。”紫娟梨窝淡笑。

果然是上官焉教出来的人,她家的傻晴儿如果有她一半的厉害自己要省不少心。

“行吧,你下去记得把门关好。可不能叫外人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我和姐姐许久未见,有好多话要说。”李云初缓缓起身,对紫娟抬了抬下巴。

“晋王妃尽管放心,没有人敢随意靠近太子妃寝殿。”紫娟说完退出寝殿。

李云初纤细白皙的五指夹住四枚银针慢慢向床榻走去,坐到榻旁的圆木凳上,仔细地打量起躺在床上的那位美人。

美人双眸紧闭,三千青丝如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小脸更加苍白,那双如蝶翼般纤长的睫毛,在眼部投下了深深的阴影,显得眼窝更深,鼻翼更挺直,淡色的唇形也生得极好。

倾国倾城太子妃,才高八斗上官焉。

美貌与才智兼得的女人,是应该得到天下所有男人的倾慕。

李云初拿着银针比划了半天,不知从何下针才能让这美人少受点痛。

正当她找好穴位准备下针时,那蝶翼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薄薄的眼皮跟着动了两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眸,气若游丝道,“你,你要干什么?”

“姐姐醒得可真是时候!”李云初没有收起银针,也没露出惊讶之色,好像早知道她会这个时候醒。

“你怎么在这?”上官焉害怕地抓紧了锦被,“紫娟呢?”

“姐姐啊,我们之间的话还是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吧,你说呢?”李云初在心里给她鼓掌,被太子妃职业耽误的一代影后啊。

“你说什么我不懂?” 上官焉吃力的支起身体,向床里侧移过去。

“行吧,姐姐既然不懂那我就来说到姐姐懂。”李云初把银针一枚一枚收到包袋里,漫不经心地道。

“姐姐根本没有中蛊对吗?只是被自己养的蛊反噬了,而太子体内的虫蛊因为没有蛊师掌控开始吸食太子心智,所以太子也晕迷了,大家就以为你和太子都是种的毒,后来你清醒了,却继续装晕,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怀疑是你给太子下的蛊。” 李云初说得有些口渴,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你不要无中生有,诬蔑我。”上官焉将垂落在额前的头发挽到耳后,将锦被提到胸口,眼里已有泪光,一脸委屈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恨我,可我已经被你害得够惨的了,你还要我怎样?”

“姐姐,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演的戏也没有第三个人看。我们把这几年的帐算一算吧。”李云初白色的囚衣在这华丽的寝殿是显得格格不入,但她身上那强大的气场却令人无法忽视。

“算什么帐?”上官焉一脸茫然。

李云初没有理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这段时日,我一直在回忆以前的事,困惑不解。十岁前我的爹娘将我教导的极好,知书达礼,待人和善算得上是有家教的性子。怎么就突然变了一个人呢?变成一个蛮横无理,娇纵跋扈,善妒善嫉的性子了。”

李云初停下,抬眸与上官焉对视了片刻,“姐姐,你说我是不是曾经吃错过什么药,或者是爬树的时候掉下来把头摔坏了。我的这样恶习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上官焉杏眼带泪,微抿了下双唇,声音柔柔弱弱的,“父亲把你接回来,生怕你受一点委屈,对你上心照顾,事事顺你的意,处处为你着想,对你的宠爱早就超过了自己亲生儿女,父亲要是听你这么说,会有多伤心。”

“是啊,我都这么坏了,义父竟然对我从未有过一句责骂。那怕我把教书的夫子打到不敢来教书,把皇上赐的花瓶拿到赌场去下了注,把你大哥上官轩骗到青楼喝得烂醉耽误了上早朝,最后为了一个男人给你下迷药陷害你……义父始终对我宽厚仁慈,一次也没责打,惩罚过我。

当年我还跑去找府上的老人问过,我是不是义父亲生的女儿啊!现在我才懂了报复仇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养废他的孩子,而想要养废一个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溺爱她!”李云初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却带着寒气透骨的冰冷。

第19章姐姐太子真的宠你爱你吗

上官焉的神色有了些许变化,她没想到李云初会说出这样的话。

以前她只会在自己面前炫耀父亲对她有多好。

自己听完她的炫耀非常地羡慕,看着她每天跟着嬷嬷丫鬟们满院子跑,上树摘果子,去荷塘钓鱼,花园放飞筝……自己每日只能跟着老夫子吟诗写对,跟着姑姑绣花学琴。

她恨父亲对自己的不公,哭着问母亲父亲为什么这样对她?

只到她们及笄时她才懂了,自己成了名满天下的才女,李云初却成为一无事处的废物。

可李云初好像对这些并不在意,只到她们遇见了晋王燕墨染。

有人说燕墨染是李云初的劫,何尝不是自己的劫呢!

上官焉收回了自己飘远了思绪,望着眼前的李云初,“这些你怨不得父亲,父亲对你千依百顺,不过是念你从小离开父母,寄人篱下一个人孤苦无依罢了,难道这也有错吗?”

“我没有怪任何人的意思,这是我李云初的命。今天我跟你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别把我当傻子,今后我的命不由任何人摆布。”李云初走近两步居高临下望着她,“好了,现在告诉我是谁教你蛊术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不懂什么蛊术,更没有给太子下过蛊。”上官焉也挺直了身子回视着她,眼神里满是委屈,病弱西施更让人心生怜爱。

“哦,为什么你晕了这么多天,而我要给你解蛊你就醒了?”李云初问。

“寒疾发作,病气攻心晕阙对我来说是常事,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晕,这些谁能控制。”上官焉病气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粉,若春桃似绽的娇美。

李云初不是男人,对这个奥斯卡影后的候选人没有兴趣,微微低了一点头,“你晕迷这么多天,刚醒来我说太子中蛊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惊讶?你一点也不担心太子出什么事了?”

“李云初,你凭什么身份审问我,请你出去!”上官焉柳眉蹙起,右手一伸指着门道。

“那你又凭什么让我背黑锅,我李云初以前虽然作恶多端,但却敢作敢当,从不丢锅给别人,是我做的我就认。”李云初又坐回榻旁的圆凳上,“你知道大周朝学蛊术可是死罪。”

“所以,你就诬蔑我,想让我死吗?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晋王对你越不好,你就越恨我。可就算我死了,晋王能对你好吗?”上官焉道。

“姐姐,那太子就真的宠你爱你吗?”李云初反将她一军。

上官焉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看着李云初愣了一下,“你……”

“太子跟你大婚不过一年,却纳了好几位良娣,还有才人。虽说未来皇上都要三宫六院,可这才一年时间啊,姐姐,我看你也只是不过是表面风光,实际上日子也不比我好得过。至少晋王目前为止只有我一个女人。”李云初故意说到她的痛处。

上官焉身体微微发抖,双眼泛红,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这些不都是你害的吗?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上官焉,你是怕失宠,怕太子妃之位被别人抢走,想得太子独宠,是你不肯放过你自己。”李云初眼神清冽,却有一种实质的压力感,让人透不过气来。

“李云初,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不想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放在心尖疼,放在掌心宠一辈子吧!”上官焉的情绪终于失控,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那就要用这种手段来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吗?这种不是心甘情愿,不是坚贞不渝的感情,你能留多久。”李云初的爱情观很明确。

“哼,别说这些风凉话,是谁为了得到晋王的感情不择手段的?” 上官焉泪眼朦胧地对她冷笑了两声。

李云初看着上官焉很久没有说话,其实原主两年前的记忆很混乱,有许多事都记得不是很清楚,她大胆猜测道:“上官焉,晋王才是你第一个下情蛊的人对吗?”

第20章开始

夜焰如初的《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就可以了哦~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

作者:夜焰如初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燕墨染李云初的《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夜焰如初新书推荐,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在线阅读:李云初,21世纪国际特工队队长,穿越成晋王妃一个忘恩负义,不忠不孝恶毒的女人。燕墨染,大周朝三皇子,世人皆知晋王阴鸷嗜血,冷酷无情,手段狠辣,对自己王妃深恶痛绝,欺压凌辱。势均力敌的对手,且看强者与强者的碰撞。第一次,晋王吃药了,动作凶狠,“想要得到本王的爱,你不配,永远都不配!”第二次,晋王受伤了,连哄带骗,“你忍忍,过会儿就不痛了。”第N次展开全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