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3 16:01:31作者:瑟瑟爱

关于骆晓雅龙少离的小说完整版《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瑟瑟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那一夜,她遭人算计。那一夜,就在黑暗中她失去了她最宝贵的所有。五年后,当儿子牵着她的手走在林荫小路上时,她与儿子成了他镜头中的猎物。女人,我要租你和你的儿子一年,一年后,给你的报酬就是医好你的眼睛。那一刻,她心动了。于是,一纸契约,她惹上了坏总裁。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精彩小说完整版 骆晓雅龙少离 免费试读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全文免费阅读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第7章 看不见的世界

鼻端,嗅到了一抹香,那是淡淡的皂角的香气,这样的年代,还有人用那么古老的东西吗?

龙少离没有动,他倒要看看女人有什么本事来要到他的身体。

有一只手,胡乱的飞舞着,可衣衫的阻碍让骆晓雅又是不耐烦,“嗯……”

就在龙少离以为她会如其它女人般的一一解开他的上衣的扣子时,骆晓雅却是在不耐烦中直接就卷起了他的上衣……

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模样,可骆晓雅娇艳的红唇,就在急不可耐的轻轻的落了下去……

只是这一刻,骆晓雅什么也看不到了,同样的,黑暗中,龙少离也看不到她的脸,只是知道身前的女人似乎有些超乎于寻常般的热情。

这是从来也没有过的感觉。

女子所有的动作都毫无章法,都与别的女人没半点的相同,可是,就是这没有章法,就是这胡乱的吻让龙少离难受了。

天,那速度那么的快,快过他记忆里任何女人带给他的强烈的感觉。

手,极自然的就落在了女子的发上,轻抚着时,那顺滑如丝绸般的感觉让他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吻,还在继续,他倒要看看她要怎么撩拔他?

会不会也如刚刚那么的特别呢?

“呵……”骆晓雅彻底的迷醉了,大脑再也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

带着酒气,看到骆晓雅如此的反应,龙少离邪邪一笑,这女人真会作秀,就连那生涩的反应也表演的惟妙惟肖,倒是一个天生的演戏的天才,只可惜她选错了职业,不是选择了做演员而是选择了做女郎。

想到女子的身份,他突然间的只想要速战速觉,完事了扔了钱他也就走人了,他是绝对不能被这样的女人缠上身的。

于是,黑暗中,骆晓雅成了他唇边的一块即将入口的甜点,柔美无度。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龙少离不屑的牵了牵唇角,随手从车上的一个暗格里掏出一叠钞票,然后塞在了女人的裤子口袋里便冷冷道:“女人,你可以下车了。”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第8章 撇她而去

龙少离说完就打开了车门,车外清新的风随即便汩汩的飘入了车内,那风吹着龙少离隔外的舒服,欠了欠身子,他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车背上,他在等着女人下车,然后开车去洗车行来清理一下这车上的狼籍,他可不想让女人的味道占据着他的劳斯莱斯。

可车上的女人却仿佛没有听见般的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张临时的车内床上。

“女人,我让你下车,你听见没有?”龙少离有些火大了,身体里的酒精在起着反应,让他的脾气也变得尤为的暴躁。

那吼声好大好大,可骆晓雅一点也没有听见,她睡着了。

刚刚,男人对她所做的一切让初经人事的她疲累的一翻身就去梦周公了。

龙少离火了,他倏的重新又移到了骆晓雅的身边,不耐烦的抓起她的发丝扯着要她坐起来,“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我让你下车。”

他拉着她的头离他那么近,黑暗中,他似乎是看到了一张姣好的容颜,可是酒精让他怎么也看不清楚,或者,他也不想看清楚吧。

他知道有的女人在完事了的时候喜欢睡觉,可睡得这么死就有些奇怪了,他已经叫她几次了,而且声音还那么大。

装,她一定是在装。

这一想,龙少离彻底的没了耐心了,他可不想这女人醒过来揪着他让他负责,于是,想也不想的就扯过车里的一个毛毯,随意的将骆晓雅裹在了毛毯里,再将她的衣服裤子一并的塞进毛毯里,要睡也去车外睡,他的车可不是她的卧房,是她自己来招惹他的,跟他无关。

毫不怜惜的,龙少离扛着女人就踏出了车外,再将骆晓雅直接就丢在了地上,装是她自己的事情,爱睡也是她自己的事情,自此,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可是给了她少说也有三四千块的RMB呢。

拍拍手,龙少离转身就坐进了驾驶室,启动车子时,车灯的强光终于射在了女人的身上,却是隔着一条毛毯让龙少离只看到了一具正在蠕动的身体。

女人醒了,果然是装的,冷冷一笑,看来,他把她丢出来是做对了。

一踩油门,龙少离就在夜色中扬长而去。

车后,是骆晓雅的失声尖叫,“啊……”她醒了,却是无比狼狈的醒了。

第9章开始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第9章 狼狈

痛。

头痛,身体痛。

毯子里,骆晓雅轻轻的蠕动着,全身就如散了架般的难受。

她这是怎么了?

骆晓雅在努力的让自己清醒。

她的世界从来都是黑暗的,小手胡乱的挥舞中,她摸到了软软的毯子,然后是自己的身体。

天,到底发生什么了。

手,继续的摸索着周遭,因为,她感觉到了身子下面有东西在硌着自己,那象是衣服。

摸到了,那是她的长裤,然后是她针丝的蝙蝠衫,那是她请安晓晓为她买的,就是因为自己看不见而织不成,所以,她尤其的偏爱那种针织的衣衫。

骆晓雅的意识在摸到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清醒了,刚刚,恍恍惚惚中是她撞到了一个男人,然后好象是被男人扛到了一部车里,然后……

天,黑暗中似乎是发生了什么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情。

身上的痛让她渐渐明白了过来,刚刚,她似乎是……

这一刻,她傻住了,呆呆的躺在毯子里一动也不动的仿佛如僵尸一般的只任凭脑子在飞快的转动着。

如果真的是……

那她以后要怎么见人?怎么做人?

泪水,不知从何时已开始悄悄的流了下来,很快的就湿了她的脸颊,那个男人是谁呢?他居然就把她丢在了这马路上。

空气里,暖暖的气息拂面,她知道她还在马路上,她嗅到了凤凰树的清香,那香味淡淡的,便是因为看不见,所以,她记得从风间到她的小窝之间一路上的每一棵树,自然更是知道那些树一年四季的味道。

只有夏,才是最为芬芳四溢的。

骆晓雅很怕,害怕让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她不可以这样横躺在马路上的。

可当她摸索着正要穿起衣物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串喇叭声,然后是一声紧急刹车声,“女人,你不要命了,居然躺在大马路上。”

骆晓雅的脸腾的就红了,从没有一刻是这么的狠狈着,急忙抓着毯子想把自己包裹的再严实些,当确定自己的肌肤没有外露之后,她才颤着声音说道,“你……你走开。”

她的声音还带着哽咽的味道,是那种让男人听了绝对会心疼怜惜的声音。

摩托车上的宇文枫却没有重新开启车子走开,自潮的笑了笑,其实,他今天晚上是有点多管闲事吧,人家愿意躺在马路上是人家的事,管他什么事呢,可就在他听到骆晓雅的声音的时候,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想要管一次闲事,“女人,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要,你走开。”骆晓雅戒备的将头脸移向说话的男子的方向,就因为什么也看不到,所以,她的听觉才尤其的敏锐。

“好吧,那我走了,不过,你要记得离开这条马路,不然,被车撞倒了就活该你倒霉了。”原以为会是一个疯子,却不想车灯前的女子的一张容颜竟是那么的柔美,只是一张脸居然是被泪水浸泡着的,惹人怜惜。

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可她戒备的样子他却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他还是离开才对吧。

转过身,他便要重新跨坐到摩托车上,可就在这时,身后的女子突的惊叫了一声,“啊……”

宇文枫下意识的转头,车灯,让他将女子的香肩尽数的看到了眸中,原来,是她身上的毯子滑落了,此刻的她正手忙脚乱的想要将毯子拉到自己的身上,可顾得了这边,偏又顾不了那一边,露出她一截白皙让人一览无遗……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第10章 送她回家

但瞧那女子似乎并不象是故意的,宇文枫便急忙转过了脸没有再看女子,背对着她停在她的身边,可当他的手正要帮忙时,女子突的一声低喝,“别,别过来。”骆晓雅因为一直专注于拉着手中的毯子,所以对于宇文枫的贴近才发现的迟了些。

那属于男人的味道让她心慌,心慌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她的身子……

天,想到这个的时候,她只更加的手忙脚乱了。

宇文枫拿起摩托车的钥匙,扬手一按,便道:“车子熄火了,你瞧,我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让我帮你,好吗?”他的声音很轻很柔,绝对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做了十年的牙医了,他把安抚病人的水准用在了马路上的这个女人身上。

骆晓雅知道她别无选择,因为,她真的是越忙越乱。

一只大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却也精准无误的就将骆晓雅重新又用毯子包裹了起来,然后,也不管她是不是同意了就将她打横一抱,道:“前面有个酒店,不如我送你过去,先找个房间把衣服换上好不好?”

宇文枫是好心的提议,却不想骆晓雅一下子就急了,她知道宇文枫口中所说的酒店是风间,天,要是被风间的人知道她现在这个模样,她以后都不用回风间上班了,可那里,是她的饭碗呀,除了按摩,她没有其它让自己糊口的方式,“不要,求求你,不要送我去风间,送我回家好不好?”她的身子簌簌发抖,想到自己失 身于之前车里的那个男人,骆晓雅已经要疯了。

“好的。”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发生了什么,可她楚楚可怜的声音让宇文枫不忍拒绝了。

宇文枫隔着毯子抱着她将他横放到了摩托车上,“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颤着声音,骆晓雅低声道:“前面路口左转,直走,走出那条路后再向右走,走到一株凤凰树前停下,我家,就在那幢小楼里。”她如背书一样的说着,这一条路她已经走了有几年了,所以,她从不会走错路,却不想今天让她撞上了龙少离那只‘鬼’。

宇文枫有些奇怪她指路的方式,却也没有想其它。

那一段骆晓雅平时走路要走五分钟的路程他只花了一分钟就将车子停在了凤凰树下,下车,再抱女子在怀里,“几楼?”

“三……三楼三零五室。”骆晓雅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奈何她找不到,所以,她现在只想把自己藏在自己的小窝里,再也不见任何人。

她很轻,轻的让男人心疼的皱了皱眉头,快步的走到骆晓雅所说的那间小屋的门前,他正要开口,骆晓雅又道:“钥匙,在我的裤子里。”伸手从毯子里抽出她的裤子,她急着回到她的小窝,否则,她是真的要崩溃了。

宇文枫从她的裤袋里找到了钥匙再将骆晓雅送进了她的小屋,很干净,而最让他奇怪的这小屋里的简单,简单的就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外带还有一个收音机,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里不象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倒象是男孩子住的地方。

放她在床上,骆晓雅的身子蜷缩在毯子里,心里,都是惊悸,“先生,请……请你先出去,好吗?”再不穿衣服,她会死的,她现在真的想死。

想死,就是想死。

瑟瑟爱的《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就可以了哦~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

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

作者:瑟瑟爱状态:已完结

关于骆晓雅龙少离的小说完整版《婚然心动:邪少蜜宠小盲妻》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瑟瑟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那一夜,她遭人算计。那一夜,就在黑暗中她失去了她最宝贵的所有。五年后,当儿子牵着她的手走在林荫小路上时,她与儿子成了他镜头中的猎物。女人,我要租你和你的儿子一年,一年后,给你的报酬就是医好你的眼睛。那一刻,她心动了。于是,一纸契约,她惹上了坏总裁。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