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0:34:41作者:木影

情深唯有岁月知宋暖宋京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木影所写的《情深唯有岁月知》宋暖宋京墨小说: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情深唯有岁月知》情深唯有岁月知在线阅读-情深唯有岁月知宋暖宋京墨小说 免费试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免费阅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6章 侍寝

沈夕颜也没想为难她,自己也只是初次见面留个威风罢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她可不想当这出头鸟。

宋京墨晚上来看月见的时候,她正在安静的写字。

“写的什么?”宋京墨躬身要看。

“啪。”月见一掌盖在纸上,“这是每个人的秘密,就算你是皇上,也不能看。”

宋京墨有些尴尬,他咳了咳转移话题。

“听说皇后来过了,她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啊。”月见很简单的答。

手上的笔也没停,苏木,今天我发现好多开心的事,御膳房的糕点是真的好吃,撑得我都走不动路了,但也有一件不高兴的,就是皇后让我学规矩。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宋京墨期待的问,以前她总是有许多话和他说,小到她今天吃了什么,觉得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

“没有啊。”月见心不在焉的回道,她今天都呆在殿里,没什么有趣的事啊。

她将纸小心收好,决定下次再拿给苏木看。

宋京墨有些失望,“侍寝吧。”

侍寝是什么?月见想了想,确定苏木没告诉她,当宋京墨拉着她到床边时她才反应过来,不就是洞房咯,她有一次好奇偷看隔壁刘大哥的洞房,就看见刘大哥也是这么牵着翠香的,后来就被苏木遮住了眼睛,他说,这是种酷刑,很疼的,让她不要看。

月见很紧张,她不想受刑的。

“你不要封号就是不想侍寝?”宋京墨看着她的表情。

月见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是两码事啊,她不想要封号不过是因为她想用自己的方式获得宋京墨的信任,而不是靠一个死去的人得来的眷念。

“那就睡觉吧。”宋京墨也没生气,自先躺上床。

月见看着他身旁的位置,只是睡一晚没事的,她也不忸怩,大大方方的睡了过去。

宋京墨侧身看着熟睡的人,指间拂过她的眉眼,这一年,你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深深叹了口气,“阿暖,你是不是为了惩罚我,故意将我忘了?”

“上穷碧落下黄泉,就罚阿暖与宋京墨再也不见!”她当初说的话还回响在他耳边,每当午夜梦回他总会惊醒。

他轻轻搂住她,不是梦,还好,阿暖,我们终于又相见了。

早上月见醒来的时候,宋京墨已经去上朝了,她也没闲着,因为一早凤宜殿就传话来,说是皇后特地在殿里摆了百花宴,邀请各位娘娘前去品茶,而无名无分的月见也被邀请在列。

月见很机灵,看到沈夕颜,首先说道,“月见给皇后娘娘请安。”

“赐座。”

月见坐在人群最后,正巧挨着旁边的紫藤,她摸了摸垂下的藤条,很是喜欢,“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树,真香。”

“这是紫藤。”沈夕颜得意的望向月见,这棵树就是皇上对她荣宠的见证,每个妃子看到时,都从心里羡慕着,连宋暖也是,她当初看见这棵树的神情,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但沈夕颜没发现月见眼里的羡慕,她眼神平静如水,就像是真的只想知道树名而已。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7章 百花宴

月见小声念念,紫藤紫藤,这个也要告诉苏木,让他在院子里也种上一棵。

“虽然长得相似,这性子却太粗鄙,不知道皇上怎么会看上她?”顾穗穗嫌弃的看了一眼月见,死了个宋暖,倒来了个更不及她的。

沈夕颜笑笑,故意放大声音,“皇上当年因为救我而害了夫人一直心存愧疚,可能也是想弥补心里的遗憾吧。大家都是姐妹,以后还得相互照顾替皇上分忧。”

“皇后贤良淑德,是我们后宫之福。”众人立即附和。

原来,宋京墨的夫人是他自己害死的难怪他如此念念不忘,月见想,愧疚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死了,而且他还想在自己身上找安慰。

“好了,人都来齐了,我们边玩边吃吧。”沈夕颜说道。

“不知皇后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上官美人问道。

“既然是百花宴,咱们就背诗吧,以花为主题,输的人就自罚一杯如何?”沈夕颜唇意渐深,她就是要让月见看看自己是多么不合群,她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自罚一杯,不会喝醉吧?”有些妃子有些犹豫。

“各位娘娘大可放心,这都是一些花酿的酒,不会醉的。”皇后身旁的婢女解释。

“那就由本宫开头好了,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月见听着那些妃子你一言我一语,觉得这个百花宴实在太无聊了,还不如她在隔壁王大娘家喝茶呢。

“轮到月见姑娘了呢。”沈夕颜看着月见,她该不会第一轮就答不上吧,看来自己还高看她了。

月见想,原来就是想看她出丑啊,难为她还弄出个百花宴的由头,不就是背诗,她经常听苏木念那些花的。

“暮叶朝花种种陈,三秋作意问诗人。”

却见沈夕颜刹那变了脸色,“你读的些什么诗,真是粗俗,将妓.女比作花的诗也配称诗吗?”

这个苏木,月见在心底狠狠骂了他一句,亏她还觉得他念诗的样子还挺好看。

“那我自罚一杯好了。”月见无所谓的耸耸肩。

“也不知哪里学来的这些,真是丢人,一个女子说这些话,要是我是她,恨不得不活了。”有人小声说道。

月见白了她们一眼,“妓.女怎么了,我刚刚自罚不过是因为觉得我的答案不符合花的主题,要是换成将人比作花的,你们就输了。”

众人从来没见过有人如此荒唐,一致都觉得月见不仅粗俗不堪,还蛮不讲理。

“哪里来的歪理。”顾穗穗嗤之以鼻。

自然是跟苏木学的了,进宫前,苏木莫名其妙对她说,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并不是每个人都想做现在的自己,世事浮沉,有太多身不由己。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她们也许也不想做现在的自己。”月见忽然明白苏木为什么要对她说这句话,他在跟她解释入宫的理由,他也有他的身不由己吧。

众妃一时被说的哑口无言,甚至心中也有一番感慨,但这么被月见一堵都觉得没有面子,就作势横了她一眼。

月见也无所谓,倒像是唯一真正参加百花宴的人,吃着鲜花饼,喝着百花酿,好不惬意。

“皇后今日这里如此热闹。”宋京墨不知何时走来,说道。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8章 替身

“臣妾给皇上请安。”众妃连忙行礼,只除了一人。

那自然是月见,她连喝了好几壶百花酿,虽然百花酿不醉人,但喝多了可就不同了,她白皙的脸上此时布满红润,眼眸半闭,倒有一股娇妩的模样。

“怎么喝这么多?”宋京墨走近月见,闻了闻杯盏,语气却没有一丝责怪。

“都是臣妾,看妹妹如此喜爱,也没看住她。”沈夕颜忙回道,一副自责的模样。

“好喝。”月见还在喃喃自语。

宋京墨好笑的摇了摇头,无奈俯身抱起她,对沈夕颜道,“皇后也不必自责,她呀,性子倔得很,就算你劝了也是不听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皇上笑的如此开心。”某妃子看着皇上远去的背影忘情的说道。

沈夕颜瞬间沉下脸色,第一次忘记在众人面前伪装起自己的情绪,宋京墨是真的喜欢这个粗俗的丫头!同样是宋暖的替身,为什么她就这么轻易的得到一切,就因为她长的更像宋暖!

“苏木,这百花酿真好喝。”月见在宋京墨怀里说着梦话。

正走路的那人却因此僵了步伐,她在梦中喊的那人是谁?是她喜欢的人吗?难怪她不要封号,也不愿意侍寝!宋京墨只觉得心中一股怒气腾然而起,烧了他的理智,他快步走向永闵宫,将她扔到床上,月见一吃痛,酒意醒了大半,看清满脸怒意的宋京墨,一脸莫明,她怎么得罪他了?

“你要干什么?”月见颤巍巍的问,她闻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侍寝!”宋京墨咬牙道。

“你不要过来啊!”月见将自己护得死死的,一分一毫也不愿让他碰到。

“你这样,是因为…苏木?”忽然,宋京墨像是想起了什么,放低了语气。

他怎么知道苏木,难道是刚刚自己喝醉了胡梦乱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见她不说话,宋京墨以为她默认了,刚刚降下去的火气又噔的升起,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倒她,大手禁锢着她的双手,逼她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月见从没这么近的看过宋京墨,他深邃的眼里此时满含怒意。

“说,你不愿意侍寝是不是因为苏木?他是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月见偏过头。

“你不想说,怎么,怕我杀了他?”宋京墨笑了,她现在竟是看都不想看自己。

月见回过头,眼里也充满了怒意,“你要是敢伤他,我不会放过你!”他们都是被这世间抛下的旧人,流着燕国的血,他们是彼此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谁也不能伤害她的家人。

宋京墨不怒反笑,连说了几个好字,只是那眼神分明像是受了伤的野兽,只想逃离疗伤,他放开她,整理了衣裳,转身欲走。

“宋京墨!”月见喊道,“你生气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的夫人!以后请不要拿我作她的替身!”

她才不想背着别人的醋意自己受伤。

宋京墨只是顿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快速出了门。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9章 吃醋

宋京墨一连好几天都没来永闵宫,月见也无所谓,还是每天潇潇洒洒。听碧春说再过几日就是中秋佳节了,到时候宫中会举行盛行好大的迎寒典礼,还会摆上祭品,向天神拜月。

礼官将月亮神像摆向月亮的方向,宋京墨亲自点上高烛,皇亲国戚和后妃们皆向月亮拜了三拜,祷告着内心的愿望。

“月见,你许的什么愿?”

月见睁眼,不知道此人是谁,但对他不像别人把她当做宋暖很有好感。

“你是谁?”

“初次见面,我叫宋清歌。”宋清歌笑道,她真的和宋暖长的极像,难怪皇兄他会…

月见难得在皇宫认得如此投好的人,大有相逢恨晚的感觉。直到一抹视线投来,是宋京墨,他不悦的看向他俩,月见想想就知道,他不过又是再吃那位夫人的醋。

“我去去就来。”宋清歌向月见说道。

“皇兄这是吃醋了?”宋清歌明知故问的坏笑道。

“就算不记得了,她也还是和你说的这样高兴,对我,怎么就不能像以前一样?”

宋京墨长叹一口气,他想起以前,宋暖恣意的坐在马上,不知道清歌说了什么,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很久,她都未曾那样对他笑过了。

“皇兄可还是介怀那日秋猎的事?”宋清歌摇摇头,真是还像小时候一样的记仇啊,“她那么高兴是因为我告诉她,皇兄小时候喜欢她的紧,连我想抱一下都不行。”

宋京墨没想到原是如此,可他,还说着她想勾引清歌的混账话。

“皇兄怎么就如此确定,她就是宋暖?”宋清歌看向正埋头吃东西的月见。

“虽然她忘记了我,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但是感觉是不会变的,她一定是阿暖。”

“真是当局者迷,皇兄就没想过,无论她是不是宋暖,她现在都只是月见,皇兄为何要用看故人的眼光看待新人呢?况且,若是她真的记起一切,皇兄确定她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恨你吗?”宋清歌一口气说完心中的话,明明是两情相悦,为何这般皆苦。

一语惊醒梦中人,宋京墨看向清歌,“多谢!”

众人只见宋京墨从礼坛穿过人群走向月见,感慨着皇上对这位女子真是百般喜爱。

“月见,等会儿就会放燃灯了,你想不想去看?”宋京墨向她伸手。

月见一愣,抬头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喊她月见,终于没把她当作是宋暖了。

她开心的点点头说好,然后晃了晃自己刚刚拿过骨头的手,示意就不用牵她了。

宋京墨满眼笑意的看着她,无奈的拿出一方帕子揩了揩她指上的油,低喃,“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什么?”月见没听清。

宋京墨牵起她的手,凑到她耳边,“我说,燃灯就要开始了。”

中秋之夜,天清如水,月明如镜,宫中的另一热闹,就是这燃灯,将灯烛挂于灯内,再写上愿望,顺水而漂,若是第二日燃灯不在,愿望就会实现。第19章结束

木影的《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唯有岁月知》就可以了哦~

情深唯有岁月知

情深唯有岁月知

作者:木影状态:已完结

情深唯有岁月知宋暖宋京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木影所写的《情深唯有岁月知》宋暖宋京墨小说: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