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0:51:39作者:絮絮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康莫北白念夕,是絮絮创作了康莫北白念夕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康莫北白念夕 免费试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免费阅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1章 新来的女佣

白念夕还没说话,康莫北就已经呵笑一声,将白念夕该吃的药丸含进自己口中,仰头灌下一大口果汁,然后将杯子狠狠的丢到一边,传来几声玻璃碎裂的声响。

一个目光灼灼的步步逼近,一个脚步连连的缓缓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康莫北突然伸出一只手,捞过白念夕的脑袋,往自己这边压来,迫使白念夕仰起头,然后在白念夕震惊失措的注视下,吻上了她的嘴唇,将口中的果汁和药片全部渡给了她。

白念夕咕隆咕隆,悉数咽了下去,不少果汁从白念夕的嘴边留下,流过脖颈,一直滴到深陷的锁骨窝里。

带着惩罚意味的将白念夕嘴边残存的果汁舔舐干净,康莫北双眸晦暗,“要是绝食,以后我就这样喂你。”

似乎是康莫北刚才的举动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白念夕失语而立着,表情怔忡。

康莫北满意的笑了笑,伏在耳边道:“还敢不敢了?”

为了防止白念夕逃跑,康莫北在医院里里外外设置了几层守卫,逃?逃不出去。

躲?有洛洛这个解锁小天才在,无论她把自己关在哪个房间,总能不到五分钟就被扒拉出来。

更可怕的,是康莫北应对她绝食的办法。

很快的,白念夕认了命,加上几天过去,心里的怒气也消散不少,不过是三个月,忍一忍就能过去了。

她若是不答应,康莫北届时又会如何对江家下手。

她早说过,这是她欠江家的。

白念夕终于接受了那份强买强卖的协议,只有一个要求,毕竟她不是洛洛的亲生妈妈,以后洛洛不能再叫她“妈咪。”

为了以后长久的幸福,洛洛忍痛答应。

身体康复的差不多以后,白念夕便在康莫北和洛洛的双重“押解”下,来到了康家。

康家白念夕已经来过一次,感觉不如之前那么陌生,毕竟之后要在这里生活三个月,康莫北带着白念夕,白念夕又牵着洛洛,三个人在房子里晃了几圈,最后停在一个房间。

“这是洛洛的房间。”

白念夕推门走了进去,发现屋里是完全不符合洛洛年龄的成熟与整洁,专门为洛洛定制的小书柜上摆满了书,下面还放着踩脚的小凳子,床单被套窗帘是一律的深灰色系,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天真可爱感。

不觉心中腹诽,康莫北这都是什么品味?

“以后,你就住这里。”

“住这里?”白念夕有些奇怪,“和洛洛睡?”

“不然?”康莫北微微挑了挑眉毛,“和我睡?”

白念夕立马道:“还是和洛洛睡吧,和洛洛睡挺好。”

言下之意,和他睡不好?

洛洛开心的在地上又蹦又跳,欢呼着:“洛洛以后和妈咪睡咯!和妈咪睡咯!”

看到白念夕的眼神示意,洛洛马上改口道:“和小夕睡,小夕,嘻嘻。”

好吧,只要不叫妈咪,其他随洛洛叫好了。

和洛洛过的第一个晚上出奇的平静,没有想象中洛洛可怕的梦魇发作,洛洛只是紧紧的蜷在她怀里,睡的异常安稳,以至于第二天被他爹地叫醒的时候,还十分不满的发作了一顿起床气。

今天刚好是康家老太爷的忌日,康莫北叫醒洛洛后就带着洛洛出发去家族墓园扫墓,剩下白念夕一个人在家里。

窝在沙发上,白念夕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全然没有注意到从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直到来人走到白念夕跟前,居高临下的站着,传递出一种压迫的气势,白念夕这才注意到来的人,抬起头看去,是一个穿着打扮十分雍容的女人,全身都透露着贵气。

康尤琴从上往下的看着她,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眸里显示出深深的不满。

能自由的出入康家,白念夕猜测眼前的女人来历必定不凡,且仔细打量她的眉眼,似乎还和康莫北有一点点相似,只是虽然保养的很好,但仍能看出年纪有些大了。

白念夕合上手中的书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语气客气又恭敬的问道:“您是?”

“我?”康尤琴凤眸微眯,似乎对白念夕问出这个问题很是诧异,诧异过后是一阵强烈的不满,“你不认识我?”

“……”难道必须要认识她吗?

“新来的?”康尤琴姿态优雅,眼神却带着轻蔑的打量了白念夕一眼,这个女佣,似乎长的还不错?

伸出手,轻轻的扯过白念夕手里的书,然后手指一挑,书被康尤琴懒懒的扔在了地上,白念夕被康尤琴的举动搞得莫名又惊诧,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气焰这么嚣张。

扔完书,康尤琴将双臂环抱在胸前,嘴角勾起一丝高傲又带着不屑的笑容,新来的佣人,她不立个下马威怎么行?

看着有些呆愣的白念夕,康尤琴以为是被自己的气势给吓住,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轻挑手指,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去,给我倒杯茶。”

看了看自己身上,白念夕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女佣服,之前在厨房做水果沙拉时为了不弄脏衣服,她找女佣要了围裙,可惜家里没有,女佣就给她拿了一套女佣服。

白念夕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把自己当成康家的佣人了?

“这位女士,您认错了……”

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佣,听见两人的对话,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对着康尤琴九十度鞠躬,“康姑姑您过来了?”

“嗯。”康尤琴冷哼一声,指着白念夕说道:“这是谁招进来的佣人?给我开了。”

“康姑姑。”女佣神色有些为难,看了白念夕一眼,解释道:“这位并不是家里的佣人,是康少爷给小少爷请的心理辅导师。”

“心理辅导师?”康尤琴的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女人不仅不是佣人,还是康莫北请过来的,康莫北不是从来不往家里带女人的?

脸上有些下不去,毕竟康尤琴平常在康家骄横跋扈惯了,康老爷子又宠着她,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只是现在康家的掌权人成了康莫北,康莫北杀伐果断,手腕非常,虽然她是康莫北的姑姑,在面对康莫北的时候仍然忍不住畏惧。

但能让她收敛几分的,除了康莫北,也就没别人了,这时候康莫北又不在,她当然要好好作威作福。

“心理辅导师又怎么样?不一样是康家出钱请的?”康尤琴轻嗤一声,“既然拿了康家的钱,那就是康家的佣人,有什么区别么?”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2章 你的靠山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康莫北的姑姑,白念夕心中正想着,康尤琴已经再次出声。

“不是让你给我去倒水么?怎么还不去?”

“康姑姑,我去给您倒。”女佣毕恭毕敬的低着头,就要往厨房走去。

“我让你倒了吗?”康尤琴尖锐的话中带着怒气,眼光转向白念夕,“你,给我去倒水!”

看得出康莫北对白念夕很重视的样子,要真让白念夕去了,还不知道康莫北会拿她们怎样。女佣哆哆嗦嗦的还要再劝阻,白念夕已经出声了。

“没关系,我去吧。”倒杯水而已,自己刚来康家,初来乍到,眼前的女人又是康莫北的姑姑,作为晚辈,给长辈倒杯水也很正常。

于是转身去厨房,白念夕走后,康尤琴恨恨的剜了女佣一眼,居然还帮她说话?

女佣发着抖,保持沉默。

白念夕端来水,递给颐指气使的坐在沙发上的康尤琴,看到康尤琴伸出手,以为是要过来接,没想到康尤琴的手腕一转,轻轻一扫,啪嗒一声,杯子摔在地上,碎了。

“捡起来。”

“什么?”

“我让你捡起来。”康尤琴一字一句的说道。

白念夕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径直弯腰去捡。

没想到手正要碰到玻璃碎片的时候,康尤琴忽然伸出左腿,踢在白念夕的手臂上。

手一滑,碎片割上了白念夕的手心,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渗出血迹。

女佣啊的一声,又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康莫北,一下子惊慌的叫了出来,“康先生!”

“这是在干什么!”康莫北紧凝着双眸,居然让他一回来,就看到一副白念夕穿着女佣服,跪在地上捡碎片,手还被划伤的景象?

“小夕!”洛洛从康莫北手里挣脱出去,奔到白念夕身边,“小夕!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洛洛一边脸色惊恐的叫着,一边拖着白念夕站了起来,把白念夕扯到了楼上的房间里。

康尤琴被康莫北吼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没有意识到康莫北的怒气来源,以为他只是像平常一样语气不好,高高兴兴的走上前来,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她名下的公司资金周转出了问题,找到康莫北想让他拨点款。

心中的怒气已经燃烧到极致。

“拨款?”康莫北脸色冰寒。

康尤琴点了点头。

得到的回答却简单粗暴。“滚。”

“莫北!”康尤琴很惊讶,“你不能见死不救的啊,这是你爷爷奶奶留给我的公司,是他们多少年的心血……”

“你也知道是他们的心血?那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经营?”康莫北的话显得十分无情,“还有,姑姑能否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什么?”

康尤琴愣了一下,康莫北这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在生气?为了刚才那个女人?

“你说。”康莫北扫了一眼旁边的女佣,声音阴骘的命令道。

女佣哆哆嗦嗦的说完前因后果,看着康莫北的脸色越变越黑,浑身都散发出强烈的杀意,不自觉的膝盖一软,跪坐在地。

“不过就是一个拿康家薪水的人,我使唤一下怎么了?”康尤琴有些来气,她可是康莫北的姑姑,他能拿她怎样?

康莫北面无表情,“她是我请来的人,不是你可以随意对待的对象!”

无形的杀气还是让康尤琴心虚,没有接下话。

康莫北目光黑沉的看着康尤琴。

“姑姑要的拨款是不可能了,今天你教训我的人,作为感谢,我决定将上个月追加的五千万投资也一并撤回,这份名为自力更生的谢礼,希望您能喜欢。”

这对康尤琴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这哪里是要她自力更生,根本就是想让她死!没有资金,她的公司面临的只能是破产!

“莫北……”

“送客。”康莫北转过身,又对着佣人吩咐说:“不愿意走的话,不用对她太客气。”

在推推搡搡中,康尤琴被赶出了康家,站在大门紧闭的康家门口,康尤琴心中愤恨难平。

白念夕?很好,她记住她了。

洛洛把白念夕扯到房间,按着白念夕在床边坐下,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有他半个人大的医药箱,坐在白念夕身旁,轻柔的拿起她受伤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肉腿上,打开医药箱,开始神情认真的消毒上药,一步一步,有条不紊。

虽然洛洛还小,包扎过后的伤口却显得非常专业。

包扎好后,洛洛抱住白念夕的胳膊,一脸心疼的问道:“小夕,还疼吗?”

其实已经没那么疼了,但看着团子那张透露着担忧与关怀的可爱小脸,白念夕突然想撒个娇,嘴一瘪,弱弱的出声:“疼~”

洛洛果然吃这套,一下变得大惊失色,爬上床,站在白念夕身边,把白念夕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的拍着,边拍边哄道:“小夕乖,不疼,不疼的。”

白念夕觉得心中异常温暖又好笑,忍不住偏过头,亲了亲洛洛的小脸蛋。

洛洛眼睛一亮,高兴的回吻过去,边吻边说:“额头一个亲亲,鼻子一个亲亲,脸蛋两个亲亲,啊,对了,下巴也要亲亲。”

两个人正你侬我侬着,房门忽然砰的一声被一脚踢开,康莫北面色冰寒的走了进来。“白念夕!”

洛洛瞪着眼睛看向门口,爹地这是要干什么,看起来像是要找妈咪麻烦的样子?

白念夕也被吓得一跳,怎么,这么快就来找她麻烦?可她根本没顶撞他姑姑啊?

“洛洛,出去。”康莫北冷着脸命令道。

看着形势不对,洛洛脸一横,跳下床,站在白念夕身前,大大的张开双手,像老母鸡护着小鸡崽一样。

“不走,走了你会欺负小夕!”

康莫北大手一挥,提着洛洛背后的衣服把洛洛拎了出去,洛洛在空中张牙舞爪的挣扎着,最终还是被康莫北关在了门外。

解锁的声音传来,康莫北脸色一黑,一把拖过旁边的衣柜,直接堵在了门口。

那是一个三米宽,两米多高的衣柜,居然就在康莫北的一只手下,在发出巨大的声响之后,直接被移到了门口!

白念夕被这阵势吓得目瞪口呆。“康……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康莫北目光阴骘,步步逼近,“你是不是任人欺凌惯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在江家受的还不够,在我康莫北这里也要活得这么窝囊?!”

一把抓住白念夕受伤手的手腕,狠狠的剜了一眼,“让你倒水你就倒,让你捡玻璃你就捡,不知道拒绝吗!我他妈接你过来是让你受欺负的?!”

白念夕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她,不是你姑姑吗?”

“我姑姑?”康莫北笑意冷峭,“你是觉得你的靠山很垃圾?嗯?”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3章 有本事用钱砸死我

“我的靠山?”白念夕喃喃,“是谁啊……”

作为他孩子的妈妈,她的靠山,还能是谁?

看着白念夕一脸迷茫,康莫北怒从心起,她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气氛渐渐凝结,康莫北微眯着眼眸,眼里发出危险的光芒。

接着,一把将白念夕狠狠推倒在床上,张开双腿跨坐在白念夕腰间。

“你这阵子不是一直装失忆,一直装不认识我,不认识洛洛吗,好,我就带你重温重温我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还有,好好看清楚了,你的靠山,究竟是谁!”

白念夕惊惶的看着眸中情欲渐渐浓烈的康莫北,心中突然涌起一层不好的预感。

康莫北嘴角噙着冷笑,一把扯开自己的领结,然后一粒一粒解开胸前的纽扣,胸前精壮结实的肌肉全部显露出来,勾勒着令人血脉喷张的线条,完美的胸肌,腹肌,人鱼线,再下面,就是……

白念夕瞪大了眼,刚想要逃,手臂却被康莫北一把抓住,忍得已经够久的了,再也不会让她逃了。

“康莫北,你冷静一……”

康莫北却再也冷静不下去了,看着身下喋喋不休的女人,猛的俯身,一把堵住她的唇,灵舌长驱直入。

像是上了瘾一样,修长的手也顺着她的身体曲线游移,一点点的脱掉她的衣服。

“放……唔……康莫北!”

白念夕抗拒的扭动着身体,想从康莫北的禁锢中挣扎出来,这样不懈的抵抗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康莫北,再也不想迟疑,身下猛的用力,他贯穿了她。

“嗯……”

白念夕眉头紧皱,身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让她心肝乱颤。

她居然,被康莫北……

康莫北也痛,闷哼一声,额头上凝结出细腻的汗珠,刀刻般的脸庞线条在此时显得坚毅又柔和。凝着眼眸,望进白念夕的眼里,哑声道:“怎么?终于想起当初的事了?”

白念夕从痛楚中缓过神来,眼神恨恨的想要说话,却被康莫北一把捏住下巴,“既然想起来了,那就给我听好,我不喜欢委曲求全的女人,以后你大可给我嚣张放肆一点,嗯?”

说完,不给白念夕喘息的机会,剧烈的运动起来,原本的痛呼也渐渐变成暧昧的呻吟,从白念夕的嗓子眼中逸散出来……

此起彼伏的呻吟之中,门外隐隐传来洛洛用小拳拳捶门的声音。

筋疲力尽之后,康莫北终于放过了她。

白念夕躺在床上,拉过一边的被子将自己盖住,心里的感觉羞愤难当,经过刚才的事情,康莫北心里的怒气也消散很多,只是坐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白念夕心头升起一股无名邪火,伸出手就去拿旁边的枕头,被康莫北一手抓住,“不知道手受伤……”

话没说完,一个枕头砸在脸上。

“康莫北,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白念夕眼中噙着泪水,这是她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康莫北给夺走了!

“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之昂,怎么面对江家!”

康莫北轻嗤一声,一把掀开被子,露出床下洁白的床单。

怎么,难道她以为没有这一次她就可以没有负担的面对江之昂了?

白念夕一脸震愕和无措,怎么,怎么会,没有落红?

她明明从没有过……

康莫北脸上的嘲弄显而易见,这让白念夕一时间生气大过了震愕,凭什么这男人蛮不讲理的占有了她,还完全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我要告你!”

“好啊。”康莫北毫不在意,甚至还小了笑,“只要你告的过。”

……无耻!

“不要以为自己有钱了不起。”

“嗯。”康莫北点头,若有所指,“有钱就是了不起,如果没钱,又怎么整垮江氏?”

……厚颜无耻!

白念夕攥住了拳头,她又怎么会听不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是在用江氏的安危在威胁她。

钱多是吧,好啊,“康莫北!有本事,你用钱砸死我!”

白念夕是真的气坏了,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难道真的只能这样吗?住在这个男人家里,什么也不敢反抗,任人鱼肉。

康莫北施施然的看了一眼白念夕,眼神里的意思像在说:你说的。

康莫北解雇了家里所有的女佣,并招了一批全新的人进来,新人虽然初来乍到,但都已经很清楚白念夕在这个家中堪比女主人的地位,没有人敢对白念夕有半分忤逆。

白念夕看着身上的土豪金色的睡裙,康莫北这是什么品味?

还有脚下的拖鞋,也是纯金色的。

恨恨的踢开脚下的拖鞋,“麻烦给我换一双。”

女佣毕恭毕敬的走上前来,把拖鞋拿走,又拿来一双透明胶拖鞋,白念夕看了一眼,这双似乎更丑,问道:“就没有其他正常点的拖鞋吗?”

女佣低着头,“康先生说了,这双镶钻的水晶底拖鞋,很符合您的气质。”

镶钻的?水晶底?拖鞋?

白念夕看了一眼那双她原本以为是透明胶做的拖鞋,这才发现,竟然真的是水晶底的,鞋面还镶满了碎钻!

那这双金拖鞋,也是镀金的了?再看身上的土豪金睡裙,是金丝绣成的?!

突然想起那天她对康莫北说的那句话:有本事,你用钱砸死我啊!

“白小姐,您该洗漱了,这是您的个人护肤品。”一个女佣带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袋袋的个人用品,放在梳妆台上后,说道:“康先生说了,让您什么都用最贵的,这都是今天早上刚刚买回来的。”

最贵的,好啊,她倒要看看有多贵。

白念夕拿出手机,从一个袋子里随意翻出一瓶东西,小小的大概几毫升的样子,应该是一瓶面霜,再贵,也不过就是几千块嘛。

然而,在看到网页上显示的一长串零以后,白念夕眨了眨眼睛,这只是一瓶面霜的价格。

那剩下的……

艰难的洗漱完以后,白念夕下楼吃早餐,洛洛今天上午有编程课,不在家,现在就只有康莫北在家里闲散的吃着早餐。

白念夕走到一个椅子旁边正准备坐下,被一旁的女佣拦了下来。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4章 谁说赔不起?

“白小姐,您有专门的座椅。”女佣说完,有几个人抬上来一把金镶玉的太师椅,上面铺着金黄色的真丝坐垫。

时时刻刻都散发出一种恭迎太后娘娘上朝的感觉。

白念夕的脸色黑了黑,她几乎可以肯定康莫北就是在整她了。想了想,还是固执的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准备拿过桌上的碗筷,旁边的女佣上来一把将白念夕手中的碗筷抽走,“康先生说了,您不符合这些一般瓷器的气质。”

所以?

女佣将新的碗筷放在白念夕跟前摆好,瓷器是上好的青花瓷,筷子是玉石铸成,刀叉,是纯金的。

接着佣人从背后上了一道菜,看上去像是简单的牛排,白念夕切了一块放进嘴里,没嚼几口,坐在对面的康莫北忽然开口说道:“这两百万一口的牛排,味道如何?”

白念夕嚼的鼓囊囊的嘴一下打住,准备听康莫北接下来的话,“我特意从法国请来五星级米其林大厨,用意大利阿尔巴白松露和艾玛斯鱼子酱给你做了这份克拉夫特和肉眼牛排。”

“看样子,应该是喜欢?”

很艰难的把嘴里的牛排吞了下去,白念夕拿过一旁的红酒喝了一口顺顺气。

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康莫北又道:“这杯是罗曼尼·康帝红酒。”

……

“吃不下?”康莫北好整以暇的看着默不作声的白念夕,话中带着淡淡的嘲弄,对着一边吩咐道:“白小姐专用的纸巾呢?”

白念夕看着佣人呈上来的金箔做成的纸巾,心中怒火腾腾的燃烧起来,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康莫北!”

“嗯?”

“你够了没有!”

康莫北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不是你说让我用钱砸死你的?”

“你!”

“认输吗?”

“你幼不幼稚!”

幼稚?康莫北挑了挑眉,只觉得心情大好。

“早餐吃完了?吃完了的话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白念夕抬头。

“见客户。”

“协议上只说让我做洛洛的心理辅导师。”白念夕强调。

康莫北懒懒的解释道:“出外差。”

出外差?这工作性质,还可以这样?

白念夕攥住了拳,这个男人简直恶劣到一个极致了。

汽车缓缓行驶,最后停在一家格调雅致的中式茶楼的面前。

茶楼里面的布置十分讲究,配置着精雕细刻的古典家具和雕花门窗,头顶燃着罩烛红灯,沿着走廊走进,内壁传来阵阵悠扬乐曲。

康莫北与人定好了楼上的包间,白念夕跟着走进去,早已经有人等在了里面。

包间里面是日式的榻榻米风格,坐在竹垫上的男人西装革履,见到康莫北进来便立马站了起来打招呼。

说的是日语。

服务员上了茶和小食以后,康莫北便和对面的男人用日语交流了起来,看的出来,那人对康莫北的态度很是恭敬。

康莫北的日语说的不错,两人的交流似乎很顺利,白念夕也没有多做打扰,中途起身走了出去。

她喜欢这茶楼里的氛围,便出来走一走,四处看看。

茶楼一层有一些散桌,茶厅里来往的人并不多,来此的人们穿着打扮都十分高贵优雅,显然这里是只有上流社会才来的地方。

正走着,身后一个服务员忽然撞了上来,手中托盘上滚烫的茶水泼了一些出来,溅在白念夕的身上。

白念夕不由得嘶的一声,声音没有多大,身旁服务员却哎呀一声,大惊失色。

躬着身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您没事吧?”

白念夕一边拂干净身上的茶水,还好,也没烫到,一边去看那服务员,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因为把茶水泼到了白念夕身上,脸上的神情特别紧张,甚至差点就要哭了出来。

这里出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她的工作稍微有点差池,便不仅仅是丢饭碗的事情。

白念夕也没再说什么,笑了笑,“没事,你忙你的吧。”

康莫北正谈完事情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眉头一拧,便要走上前来。

那服务员听了白念夕的话总算放心了一些,再次道了歉,战战兢兢的端着托盘准备走开。

背后忽然传来一句,“她说让你走你就走?”

白念夕侧头望去,那边正走过来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身名牌裙装,是她曾经在巴黎美院的富二代同学,林贝因。

林贝因走过来,先是对着低着头瑟缩着肩膀的服务员斥责道:“手里端着这么名贵的茶,走路还这么不小心?你来这里是工作呢,还是添麻烦呢?”

“还有。”林贝因转头望向白念夕,“你凭什么让她走?烫着你倒是没关系,我的茶洒了,你们赔的起?”

白念夕好看的眼眸微微敛起,林贝因还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当初在法国时,她生活拮据,虽然身边有江之昂,但她不愿依赖于他,平常除了上课的时间以外,周末便到处寻找兼职,打工赚零用,养活自己。

林贝因家里有钱,又年轻美貌,本该是他们华人圈里最受欢迎的女神,偏偏在专业方面,是白念夕这样一个穷学生独领风骚。

林贝因对她,既看轻,又嫉妒。

说完,轻蔑的睨着白念夕,“穷鬼还真是到哪里都阴魂不散,怎么,又是来找兼职的?”

白念夕掸了掸身上的衣服,轻描淡写道:“我来干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欲走,被林贝因冲上来抓住,“怎么没关系?你弄洒了我的茶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让我赔给你?”

林贝因上下打量了白念夕一眼,看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不像是以前寒酸的样子,心中不禁疑惑,嘴上还是嗤笑道:“我这壶是极品大红袍,一壶价十八万,就你这穷酸样,能赔的起?”

“谁说赔不起?”

白念夕还未说话,康莫北已经冷然出声,脚步沉沉,又优雅如斯的走了过来。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5章 特别的她

茶厅里氛围本就静谧,白念夕与林贝因的争执刚起时便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现在康莫北这样走过来,更是将众人的目光全数吸引。

林贝因看到康莫北,眸子里先是一瞬间的惊诧,然后变成满满的愤懑,白念夕的底细她再清楚不过,能出入这种上层人士才能来的地方,不是傍上了有钱男人还能是什么?

冷笑一声,“我说怎么以前的穷酸打工妹还能到这里来呢,原来是傍上了大款?”

更可恶的是,这大款竟还不是满脑肥肠的那种,长的还这样帅气好看!

有钱人的身边围着一群莺莺燕燕是很常见的事情,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这些趋炎附势,势利拜金的女孩子们的鄙夷。

尤其是本身便是出生名门的人。

此时看向白念夕的目光里,大多都带上了一种了然和嫌恶。

“白念夕,你手段不错啊。”林贝因继续嘲笑着,话语中是浓浓的不屑,“以前是我没看出来,你除了穷和寒酸以外,竟还有其他吸引人的特点?”

林贝因说着,丝毫没注意到康莫北越来越冷的脸色。

白念夕倒是镇定如常,在法国的时候,她便没少被林贝因刻意找上门来刁难,每每她都是一笑而过,从来不把她刻薄的话语放在心上。

“曾经看你在餐厅搬盘子还觉得你可怜,现在看来,原来是假清高?”

“林贝因,你……”

“道歉。”

淡淡的,冷冷的,是康莫北的声音。

林贝因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男人刚才说什么?让她道歉?向白念夕道歉?

“道歉?凭什么?她受的起?”林贝因的态度依然恶劣,只是在康莫北无形的威势之下,火焰不禁小下去很多。

茶楼的经理已经走了过来,来这里的人都是什么身份,他很清楚,和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交道打的多了,他也练出了一套独有的处理方法。

只是一看来的人,竟是康莫北,寻常那套便根本使不出来了。

走到跟前,恭敬十分的问道:“康先生,您这是?”

康莫北没有说话,只是一身挺拔的站在那里,犀利的眼神晃过林贝因,之前便已经有人把事情跟茶楼经理交待了个清楚,经理这会儿也明白了康莫北的意思。

转向林贝因道:“这位小姐,您还是道歉吧。”

“我不道歉!”林贝因依然犟着。

康莫北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冰寒的脸上漠无表情,身后已经有几个黑衣墨镜的保安围了上来。

林贝因心中胆怯,声音里带上了颤抖,“我就在这里,难不成你还能把我,把我……”后面的话也没能说出来。

经理见状,上前在林贝因耳边耳语几句,林贝因的脸上瞬间变得惊讶又恐惧,知道这人是康莫北后,心里不禁阵阵胆寒。

她的家底,可万万不够她得罪康莫北一根小指头的。

她想要求情,看着康莫北那张冷漠的脸却又开不了口,康莫北光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的寒意就已经要把她逼到说不出话来。

最终,只能选择道歉。

康莫北睨了一眼一旁服务员手中的茶,“敬茶。”

他要她以这样的方式向白念夕道歉。

林贝因伸出手,竭力忍住心中的屈辱感,接过一旁服务员手中托盘里的茶,倒了一杯,颤抖着伸出手去。

“你家里告诉你,敬茶是用单手?”康莫北的眼眸微微眯起,身上冷势再起。

林贝因不得不双手奉上,将茶递到白念夕跟前,微微低下头,紧咬着贝齿道:“对,对不起。”

白念夕站在林贝因对面,眉头微蹙。

林贝因这副样子,哪里是向她道歉?不过是迫于康莫北的威势罢了。

虽是这样想着,但还是伸出手去,接过林贝因递来的茶杯,林贝因见她接过,松了口气,刚将心放了下来。

又见白念夕将手抬了起来,那茶杯被白念夕高高举起,刚好停在她的头顶。

忽然想起两年前,在法国的西餐厅里,她正是这样将一杯红酒淋在了当时只是服务员的白念夕的头上。

白念夕这是要将她曾给她的羞辱还给她!

林贝因的肩膀微微瑟缩,脸色已经难看至极,做好了头顶的茶浇下来的准备,白念夕却只是停了一瞬,然后轻挑眉头,收回了手。

康莫北看向白念夕的眼里,带上了微微的讶异。

白念夕的嘴角挂上一抹笑容,极淡极轻,也极美。没有丝毫的鄙夷,却仍将林贝因的自尊踩的满地破碎。

“我要是将这茶浇上去,可就成跟你一样的人了。”白念夕慢条斯理的将茶杯放回身边的茶桌上。

直视进林贝因的眼睛,“既然不是出自真心,林小姐的道歉,我便不接受了。”

“没错,我白念夕一直过的寒酸,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光明正大的活着,我所有的一切,靠我自己双手所得,你的嘲笑对于我,没有半分的重量。”

环顾了周围一眼,“这里是很贵,但也不是只有你才能来的起,我能来这里,也不代表我是被包养的。”

白念夕微微一笑,“懂了吗?”

转过身,走了几步后又停下来,微微侧头,留下一个完美的侧脸,“对了,刚才这杯茶,我来买单。”

林贝因难堪之余,竟有些微微失神,她没想到的是,她一直看不起的穷酸打工妹白念夕,在那一瞬间竟让她觉得高不可攀。

康莫北眼神氤氲,不过半晌,回过神来以后,转头望向已经离去的白念夕,她的背影显得莫名坚定又孤傲。

瞳孔微缩,跟上前去。

康莫北和白念夕都坐在后排,邢秘书在前面开着车。

白念夕一眨不眨的看着正前方,倒是康莫北,一只手优雅的撑在车窗上,微微侧着头,眼神一直落在白念夕的身上。

“康先生看什么?”

康莫北微微挑眉,“看你。”

……

“康先生有话直说吧。”

康莫北的眼神玩味,“只是好奇,白小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普通人。”白念夕回的语气也很普通。

是吗?他怎么觉得,有些特别呢?

絮絮的《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就可以了哦~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作者:絮絮状态:已完结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康莫北白念夕,是絮絮创作了康莫北白念夕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