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3:59:12作者:木影

关于宋暖宋京墨的小说完整版《情深唯有岁月知》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木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情深唯有岁月知》《情深唯有岁月知》精彩小说完整版 宋暖宋京墨 免费试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免费阅读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7章 废掉双手

当阿暖十指绑上夹棍的刹那,痛彻心扉的感觉从指间传来,她死咬着嘴唇,还是经不住疼痛,大喊出声,早就知道的,宋京墨这次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她听到他说,“你用这双手推了夕颜,朕就毁了你这双手!”

“啊!”宋暖只觉得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如此生不如死,宋京墨还真是选了一个好法子惩罚她。

“说!你承不承认故意加害皇后?”宋京墨抬起她的头。

“我…没有!”宋暖倔强的答,自己没做过的事就算死她也是不会承认的。

“还嘴硬,给朕加大力度,看她说不说实话。”宋京墨嫌弃的抽回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暖的喊声渐渐小了,她虚弱的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而听不清。

“皇上,娘娘像是再说什么?”行刑的太监说道。

宋京墨一摆手势,示意暂停,靠近阿暖,只听她气若游丝。

“你为什么…不…信我?”宋暖觉得自己的心也约莫快死了,她和宋京墨认识了十八年,可却敌不过不到一年的沈夕颜。

他爱她,爱到失去理智。

他不爱她,所以这般清醒。

“来人搬旨,夫人因嫉妒皇后受宠加害皇嗣,罪大恶极,从明日起,派至凤宜殿伺候皇后,若再不知悔改,杀无赦!”

宋京墨虽然没褫夺她的封号,但不过名存实亡,后宫一时唏嘘,当年受宠的贵妃娘娘竟沦落至此。

凤宜殿的人都知道宋暖蓄意害得皇后流产,自然也没给她好脸色,“既然夫人奉旨来凤宜殿,就得好好做自己的事,千万可别再摆着娘娘的架子。”

宋暖手受了夹伤,触水很容易发炎,她看着掌事宫女留下的衣裳,知道是故意为难,也无所谓了,不是宋京墨说,她再不知悔改就杀无赦么,她的命不能因为别人的陷害就这么草草丢了。

皂荚侵入她的双手,像是盐巴撒上伤口,痛的宋暖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颤颤巍巍的将衣服拿起,却因为肿胀的双手力气不够,一步步洗的极慢。

“害咱们娘娘流产,只让她洗几件衣服罢了,还在那装可怜。”

“这种人就是爱装可怜,实际上,心比谁都毒,什么都做得出。”

“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竟然这样都没杀她。”

宋暖听着两宫女的嘀咕,杀她?宋京墨不会这么便宜她的,他想的,是让她痛苦的活着,好为他们的孩子报仇。

她深吸一口气,对着两人说:“衣服洗好了,皇后娘娘可还有别的吩咐。”

宫女们看宋暖如此平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换着法子让宋暖做这做那,不给她一丝空闲。

好在皇后的身子调理的渐渐见好,宋暖也住回了自己的永闵宫,只是那双手,力气再也不比从前了,尽管碧春后来上了药,关节间还是留下丑陋的疤痕,让人看着生厌。

宋暖再也没踏出过永闵宫,她安静的待在院子里,隔绝了与宋京墨一切相见的机会。直到秋季狩猎,小贵子传话时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像她这样的品阶哪有资格一起去?第7章结束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8章 误会

但她看到沈夕颜时就明白了,“宋暖,我跟京墨说让你陪我一起,这几个月让你服侍惯了,竟不习惯别人,你不会介意吧?”

原来,是皇后的恩典。

“夕颜若是喜欢,朕就让她去你的宫里,以后只负责伺候你一人。”

宋京墨理了理沈夕颜耳边的碎发,看都懒得看宋暖。

“京墨你又胡说,宋暖是夫人,又不是奴婢。”沈夕颜假意横了他一眼。

“你喜欢就行。”宋京墨无所谓的耸耸肩,仿佛她就是随处可扔的东西,一点也不重要。

“才不要,不然史官日后定要将我写成妒妃了。”沈夕颜嗔道。

宋京墨被她逗笑,偷亲了她的脸颊一口,“我看他们谁敢!”沈夕颜面色羞赧,轻轻捶了他一下。

“时辰到了,我们上车吧。”宋京墨牵起沈夕颜,将她抱上马车。

大概宋暖是临时通知的,准备的马车不够。

“昔日你是贵妃的时候我还能挤挤让你上来,可现在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夫人,我可不想乱了尊卑。”顾穗穗耸了耸肩,像很为难。

“不然你问问后面的姐妹可有愿意搭上你的?”宋暖,你也有今天,真是狼狈难堪。

其他的妃子按品级两人一辆、三人一辆,原本就够挤了,谁也不愿让宋暖一起上车。

“哟,看来,没有人愿意搭夫人一程呢,看来夫人只好打道回府了。”

顾穗穗笑起来,众人也掩唇嬉笑,轻蔑的看着宋暖。

宋暖也不在意她们的笑声,不就是等着她灰溜溜回去然后看她的笑话吗,她偏偏不如她们的意。

“可还有多的马匹?”宋暖问着负责的首队。

“有的。”

宋暖翻身上马,懒得理这些人,调转马头不疾不徐的走向马车后头,今日的天儿可真好,清风微徐,桂馥兰香,她才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辜负了美景。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宋暖看向打扰她清静的人,长得和宋京墨有几分相似,不知是哪位王爷。

“因为嘛,你欠我一个人情。”那人狡黠一笑。

“嗯?”宋暖正在纳闷,只听得前面的马一声嘶鸣,一见竟是轮子坏了,摔得前面的顾穗穗一声惊呼,好在并无大碍,只是她吵着要换一辆马车,只好使后头的美人挤一挤,腾出一辆空的马车出来。

“你做的?”宋暖看上去并没有多开心。

“皇兄不知道什么眼光,带上这一群人来狩猎,这些女人骄纵惯了,我只是提前帮她们适应环境。”

宋暖笑着摇了摇头,十分佩服这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的能力,她要是学会一半,也不至于每次被宋京墨说的哑口无言。

“我帮了你,你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吗?”

“我并没有要你帮我,再说若是让你皇兄知道了,怕又要说是我的主意。”宋暖嘲讽一笑。

“你们好像很有…故事?”那人一脸好奇,“看你也不像那种心机深沉之人,皇兄怕是对你有什么误会。”

第9章开始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9章 不知廉耻

宋暖呼了一口气,“你不过是第一次见我,哪敢笃定这么说,也许我就是心机沉沉拼命想得到皇上宠爱的人呢,前不久我可让皇后流了产。”

“像你这种宁愿自己骑马也不愿引起皇兄关注的人怎么会?而且我看你还有心情欣赏清风美景,绝不会做那些肮脏见不得光的事。”

宋暖突然红了眼眶,连宋京墨不相信她时她都没有哭过,果然人性是犯贱的,别人对你凶巴巴的时候,你还能狠狠心反击回去,而要是温柔软语,就忽然像是戳了软肋。

“我叫宋暖。”

“宋清歌。”

“原来你就是宋暖。”宋清歌笑笑。

“你认识我?”宋暖有点诧异。

“小时候去皇兄的府邸时见过你,那时候你才是个婴儿,皇兄也才八九岁,却很是疼爱你,连我想抱抱都不行。”宋清歌想起这些时,还有点好笑,“你不知道啊,那时候我也很倔,抢着硬要抱你,怕扯疼了你,皇兄立马就放手了,那还是我第一次见皇兄如此生气,气的以后都不让我进王府了,哈哈。”

宋暖也跟着笑起来,原来宋京墨还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那你还记得我其他的事吗,比如我为什么会来王府?”

“具体得问皇兄了,我也不清楚,只听闻,那是皇兄随父皇兵胜回京的那日,他一手牵马一手抱着你,百姓都传道,皇兄小小年纪便有仁爱之心,是苍生之福。”宋清歌驱着马,忽然靠近宋暖耳边,“那个人现在正看着我们呢。”

宋暖一抬头,果然看见队伍的前方不知何时停了,宋京墨负手而立,周围站着一群莺莺燕燕,刚刚宋清歌如此近的举动他一定看见了,她有些心虚的低头,忽然又想着自己也没犯什么错,立马又直视着前方的人。

“皇后累了,先休息片刻 ,再启程。”宋京墨简单吩咐着,又走近她,“夫人和朕的皇弟聊得很开心?”

宋暖抬眼瞧瞧宋京墨,如果不是他眼底的冷酷,她真以为是宋京墨在吃醋了,他这么生气,定是觉得她不守妇道之类,毁了皇家的颜面。

她低眉垂目,也懒得多做解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怎么,刚刚和清歌说的如此开心,跟朕,就无话可说?夫人不会不顾及廉耻想勾引朕的皇弟吧?”宋京墨想着刚刚看到的那幕,她恣意的坐在马上,不知道清歌说了什么,她吃吃的笑了起来。

宋暖猛得抬头,万万没想到宋京墨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菲薄她,一股寒意油然而生,她恨恨的看着宋京墨,他可以忘记誓言,可以不再喜欢她,但不该如此践踏她的名誉。

“被我猜中心事,生气了?”宋京墨凉凉道。

“是臣弟刚刚讲了一个笑话,若是皇兄如此感兴趣,清歌不妨再讲一遍,也让皇兄的各位美人一展花颜。”宋清歌见状俯首作揖,一把折扇甩出了说书先生的味道。第9章结束

《情深唯有岁月知》第10章 大可杀了我

“说是曾经有一个秀才出远门,第二年才回来,他问妻子:‘你一人在家很寂寞,没有和邻里往来吗?’妻子说,‘自你走后,我连大门也未出。’秀才感叹:‘那你自己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呢?’妻子说:‘作几首小诗罢了。’秀才很高兴,打开一看,‘月夜招邻僧闲话’。”

“呵呵。”有人轻笑起来,“这个秀才可真是好笑,自己的妻子月夜去招邻人,还写成了一首诗,这不是背着他偷人么。”

“不知夫人对这个笑话怎么看?”宋京墨直视着宋暖,大有她不说出个一二三来,今日就休想过关。

宋暖微叹了一口气,“妻子已经说了连大门也未出,不敢出门的原因就如她写的诗,怕惹僧人闲话,而秀才看了诗却在以为她是月夜私会邻居。”

宋京墨觉得此刻自己就是宋暖口中的那个僧人,她言下之意,她光明磊落,谁觉得她与宋清歌不清不楚,谁就是那个僧人,好啊,和宋清歌配合的很默契啊,一唱一和,倒把他套入这个笼子,他觉得一口气无处发泄,狠狠一甩袖,“启程!”

宋暖因为是临时通知陪护皇后,自然是没带丫鬟,凡事都得亲力亲为,她忙的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坐下休息会儿,此时宋京墨早已换好了戎装,他束起了黑亮的长发,斜飞的剑眉下黑眸细长锐利,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君王之气。

他摸了摸夕颜的头发,“你的长发真好看,待我猎一只狐狸回来给你做披帛。”

“我也想去。”沈夕颜撒娇道,“我还没看过狩猎呢。”

“不行,猎场太危险,你受伤了怎么办?”宋京墨哄着她。

“不会的,我保证乖乖待在马上不动。”沈夕颜撒撒娇。

“宋暖!”宋京墨只有这时候才会喊她,“你也会骑马,跟着皇后,保护她的安全,若有闪失,唯你是问!”

宋暖嘲讽的在心里一笑,她现在不光是沈夕颜的丫鬟,还是沈夕颜的护卫。

“你的骑术也是京墨教的?”沈夕颜不疾不徐的驱着马。

“是。”宋暖跟着她,生怕沈夕颜又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皇兄,快看。”宋清歌指了指前面的白狐。

“夕颜,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宋京墨留下几个人,就带着队伍追去。

“宋暖,我们比比骑术如何?”沈夕颜忽然道。

“沈夕颜,这可是在猎场,万一碰上虎豹,我可保护不了你!”宋暖凑近,作势要拉住沈夕颜的缰绳。

马在此时却像受了惊,嘶鸣一声就跑起来,“沈夕颜!”宋暖连追上去,真是疯了,这个女人。

“娘娘!”几个守卫喊道,“快去通报皇上,皇后娘娘的马受惊了。”

宋京墨的话还回荡在耳边。

“你就是这么保护皇后的?她不见了你倒是好好的!”宋京墨怒意的声音堵的她喘不过气,自从出了永闵宫,他每日对她不是生气就是厌恶。

“你放心,我会把她找回来,若沈夕颜有半点闪失,皇上您大可杀了我。”宋暖匆匆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和宋京墨分道扬镳。

木影的《情深唯有岁月知》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唯有岁月知》就可以了哦~

情深唯有岁月知

情深唯有岁月知

作者:木影状态:已完结

关于宋暖宋京墨的小说完整版《情深唯有岁月知》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木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宋暖曾以为自己是整个皇宫里最特殊的女人。因为坐拥后宫三千的宋京墨独独怜她,宠她,好似也爱她。她沉溺在这份宠爱里无法自拔。直至他当众让她出丑,将她贬黜,甚至废了她的双手,逼的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她才明白,这个帝王的心,从不在她身上……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