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4:16:12作者:絮絮

关于康莫北白念夕的小说完整版《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絮絮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精彩小说完整版 康莫北白念夕 免费试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免费阅读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7章 肉偿就肉偿!

顾宣琳坚决要求留下照顾江之昂,白念夕想着三个人留在一个病房里也尴尬,就向江之昂道了别,离开了医院,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里。

好几天没有回来,房间的味道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白念夕一边熟练的脱着鞋,一边按下门旁边的按钮,室内瞬间变的一片光明。

眼神本是无意的暼向客厅的沙发,却突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心中一阵惊悚,白念夕叫了出来。

男人原本一直在闭目养神,被一声尖叫吵醒,惫懒的掀起眼皮,看向门口的白念夕。

定下神来以后,白念夕才发现沙发上坐着的,竟然是康莫北!

“康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康莫北嘴角扯出一个奚落的笑容,“我以为白小姐会一直在医院守护着江先生,没想到你也知道回来?”

这话听着有种莫名的奇怪感,好像白念夕背着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他抓包质问一样。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这是我的家。”白念夕狐疑的看了一眼康莫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又是怎么进来的?”

康莫北眯了眯眼眸,凭他的手段,找到她的家很容易,进来更是轻而易举,难道她不是更应该好奇他找她什么事吗?

洛洛自从从医院回来,便一直一言不发,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明明才四岁,却仿佛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到家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谁叫也不应,佣人送晚餐也不开门。

洛洛的房门坚固无比,又是他自己亲自设置的密码锁,程序复杂,很难破解,家里一干人等只能守在房门外心焦如焚。

直到康莫北用冷酷严肃的声音叫门的时候,门下的门缝里才塞出来一张小纸条。

上面用英文写着:除非妈咪回来找洛洛,否则,没门!

康莫北不想再去医院找白念夕,干脆就来到她家里等她。

“遵守协议吧白小姐。”康莫北拿出前几天签好的协议纸,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白小姐一直没来上班,这几天,算旷工呢。”

白念夕看了一眼桌上的协议,脸上出现为难的神色,协议是她签下的没错,当时被可怜的洛洛打动,也为了拿到高额的薪水,只是忽略了后面的附带条款和违约条款,这是康莫北第二次因为协议的事情来找她,白念夕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处理干净。

“康先生,在医院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现在的情况……”

“想毁约?”不等白念夕说完,康莫北就直接干脆的说道:“我康某不强人所难,白小姐想毁约,直接按协议上说好的给违约金就行。”

看着面前油盐不进的康莫北,白念夕心中很有些生气,不强人所难?3000万的违约金,还叫不强人所难?说是敲诈勒索都不过分好么?

“一份小小的协议书,违约金需要3000万,康先生这笔生意,可真是太会做了,只是不知道法律上,支不支持康先生这3000万的要求?”

“法律?”康莫北低笑一声,那话里带有无比强大的威严和自信,“A市的法律,当然是听我康莫北的。”

白念夕闻言一滞,康莫北在A市是怎样的存在她又不是不知道,权势滔天的财阀豪绅,怎么会惧怕一纸令文?

果然有钱人还有一种特权--无耻权。

也是被弄的气急了,白念夕有些恼怒道:“康先生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我白念夕没那么多钱。”

要命一条?

康莫北的眼神落在白念夕因为生气而高低起伏的胸脯上,忽而嘴角挂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

“好啊。不如白小姐,肉偿如何?”

白念夕的眼睛因为震惊睁得老大,她刚刚,听到了什么?肉偿?堂堂康氏集团总裁,让她肉偿还债?

“不愿意?”康莫北眼眸微眯,显得高深莫测。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康莫北一副似乎玩弄一切于股掌之中的表情,白念夕心中就一股无名邪火生起,加上这几天所受的各种委屈,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好啊!肉偿就肉偿!”

说着,白念夕伸出手扯住康莫北的领结,用力往前一带,康莫北没有料到白念夕会对他用强,一时之间没有防备,被白念夕扯的猛然前倾,胸口撞在白念夕的脸上。

白念夕激动的撕开康莫北胸前的衬衫,因为太过用力衬衫上的扣子一下蹦出老远,落在地上。

康莫北回过神来,一只手抓住白念夕胡作非为的手,沉声低吼道:“白念夕,你干什么!”

“干什么?”白念夕冷笑一声,“不是让我肉偿吗?我白念夕何德何能,竟能让康大少看上,3000万的违约金,不过是陪睡一晚就能一笔勾销。”

看着康莫北裸露的胸口,健壮结实的肌肉,精致优雅的线条,白念夕舔了舔嘴唇,就亲了上去,不,是啃了上去。

很快,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仿佛要将这几天受的窝囊气全部发泄出去,白念夕咬的极为用力,齿间渐渐渗出丝丝血丝,阵阵血腥气在口中蔓延开来。

康莫北紧抿薄唇没有出声,只是喉间传来隐忍的闷哼,脸色也极为难看。

肉偿,不过是他说出来的玩笑话,也是没想到,白念夕居然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看来对于她来说,跟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睡一觉,真的很容易?

那是不是江之昂要,她也就随便给?想到这里,康莫北的眼神更加阴骘起来。

直到把气发泄够了,白念夕才终于松开嘴,唇间带血,如点点朱砂。

“够了?”康莫北的喉间溢出沉沉的两个音节,似乎压抑着极大的怒气。

白念夕伸出手用手背抹了一把嘴唇,气呼呼的瞪着眼睛回看着康莫北。

那眼神把康莫北看的有一瞬间的怔松,这是洛洛脸上常常出现的表情。有时候,洛洛还真像她。

伸出手一推,白念夕被推倒在沙发上,康莫北顺势跪倒在白念夕身上,看着她的表情终于变得惊惶,这才声音沙哑的说道:“愿意肉偿?”第7章结束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8章 整垮江氏

终于意识到自己惹怒了谁,白念夕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头。

康莫北紧凝着眼眸,他不愿意碰她,身体却又对她该死的有反应,这个女人到底凭什么,让他有一种被玩弄的颓然?

冷笑一声,低下头来,贴近白念夕的身体,附在白念夕耳边,狠狠说道:“廉价的女人。”

说完松开白念夕,阴寒着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一边的西装外套,阔步走了出去。

“江氏集团,不准留一丝活路。所有关联企业,都给我整残,我要江氏,从此在A市销声匿迹。”康莫北拿着电话,站在白念夕家楼下,抬头看了看楼上亮着灯的那个房间,眼眸微眯,“除非,她来求我。”

白念夕一夜难眠,直到凌晨才辗转睡过去,第二天早晨,一通电话打来,吵醒了还在深眠的白念夕。

电话里是姚湄尖锐又充满怒气的声音,“白念夕!”

揉了揉怔松的眼睛,白念夕的声音有些沙哑,“姚阿姨,什么事?”

“你竟然还在睡觉?江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还睡得着?”姚湄对着电话怒吼起来,“你到底是有多么没心没肺啊?啊?之昂都急的从病床上起来跑去公司了,你居然还睡得着?没良心的东西!”

姚湄的叫骂加快了白念夕思绪的清醒,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洗漱完毕,跑到江家的公司。

公司里的员工不再像平常一样有条不紊的工作,而是三五成群的在一边议论纷纷。

白念夕直接来到江之昂的办公室,推门走了进去。

江之昂坐在轮椅上,苍白的脸上面色凝重,一旁的顾宣琳正轻声的安抚着他,姚湄一脸担忧的站在一边。

“之昂,公司出什么事了?”

“你还好意思来?”姚湄一脸怒气的走上前来,“江家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家里睡大觉,现在赶过来干什么?”

没有理会姚湄,白念夕走到愁眉紧锁的江之昂跟前,江之昂看到白念夕过来,递上两张报表。

白念夕接过来看,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原先投入数千万资金的大项目突然之间被撤走,和其他公司的合作项目也纷纷遭遇撤资,现在江氏公司的资金链已经彻底断裂,并背上了银行的巨额债务。

不管江之昂再用什么手段,也已经是无力回天。

“是有人要整垮我江家。”江之昂坐在轮椅上,拧着眉头,沉声开口道:“能让我江家一夜之间到这种地步的,A市,除了康家,没有人能再有这么大的手笔和权力。”

“康家?”姚湄疑惑说道:“可我们与康家并没有什么过节,我们也没得罪过康家的人啊。”

白念夕如雷轰顶一般,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是康家的话,那只有可能是康莫北。

注意到白念夕的神情,姚湄阴着脸,向白念夕问道:“你老实说,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康家的人,是不是你得罪的?”

昨天在病房门口,康莫北说出那句话时白念夕就觉得不好,姚湄说的话那么过分,康莫北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现在看来,果真是他。

“昨天在之昂病房门口的人,是康莫北。”

姚湄脸上一惊,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想到昨天自己跟康莫北说的那些话心里就一阵阵后怕,惊慌气急之下,冲上去揪住白念夕的衣领,“那是康莫北?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提醒我?好啊白念夕,你就是存心想让我们江家死是不是?”

呵,姚湄还真是,不论什么事情,都把错误归咎到她的身上?

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开口说话,江之昂的秘书突然推门走了进来,神色有些焦急。

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说道:“不好了,江总,楼下突然聚集了很多人,说是公司拖欠了他们的欠款,现在正堵在公司门口要说法呢!”

江之昂凝重的表情带上了些许的疑惑,虽然项目被抢,公司又遭遇了几乎抽底的撤资,但是公司没有拖欠任何人的欠款,这是江之昂心中有数的,这时候有人找来,难道也是康家指使的?

“下楼,我去看看。”

不顾顾宣琳阻拦,江之昂摇动轮椅,走出了办公室。

公司门口人群乌压压一片,气势汹汹,打着横幅,举着牌匾,上面写着:“还我血汗钱”的标语,嘴里还喊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口号。

看到江之昂白念夕一行人出现在公司门口,人群越发激动起来。

领头的那人眼尖,一眼认准了坐在轮椅上的江之昂,怒气冲冲的对着江之昂喊道:“江老板,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

“大家稍安勿躁,先听我说。”哪怕是在这个时候,江之昂依然是那副好脾气,温润如玉的样子。

“据我所知,我们公司是没有拖欠任何人欠款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底下那人不屑的一笑,似乎早已料到江之昂的态度,没有多说,直接挥起手中的牌子,喊道:“大家听我说!大家的钱都是血汗钱,辛辛苦苦挣来的,凭什么被这些嗜血的老板剥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江家不还钱,我们就砸了他们公司!”

人群被煽动,群情激愤,白念夕察觉到形势不好,心中暗暗警惕起来,忽然看见人群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飞过来,白念夕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挡在江之昂前面。

“小心!”

话音尚未落地,一个棕色的啤酒瓶就迎面摔来,硬生生的砸在白念夕额头上,白念夕眼前一花,一阵晕眩之后,额间流下点点血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念夕只觉得现场一片混乱,脚步嘈杂,似乎很多人在推来挤去,恍惚之间有一根巨大的木棍朝她挥了过来,身上却意外的没有传来疼痛的感觉。

是有人替她挡下了?

依稀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带着她熟悉的霸道和自大,“白念夕!白念夕!”

白念夕晕了过去。

第9章开始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9章 我要的,就是你未婚妻

康莫北面色阴沉的站在病房里,看着床上昏迷的白念夕。

医生说没有大碍,头破流了点血,处理过伤口之后就可以了,只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需要多加休息。

突然有种吃了面前这个女人的冲动,她以为她是谁,竟然去替江之昂挡那个啤酒瓶?愚蠢!

知道白念夕受伤的消息,房门紧闭的洛洛终于从房间走了出来,此时正趴在床头,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惜与心疼。

他本来还生着白念夕的气呢,可是看到白念夕这个样子,就什么气都没有了,只想她快点好起来。

病房门被推开,邢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

“交待了?”康莫北头也不回,话音冷厉。

邢秘书点了点头,“嗯。”

“走。”轻轻吐出一个字,康莫北走出病房,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白念夕,眼中神色不明。

来到一个有些阴暗的房间,房间里充斥着血腥味道,还有男人不绝于耳的轻微呻吟。

康莫北神情肃杀的看着房间被双手捆绑,吊在空中,浑身都是血迹的几个男人。

男人们轻轻呻吟着,似乎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却又不得不隐忍,唯恐声音过大会引来更残酷的暴打。

邢秘书已经查出,这些人都是江氏的竞争对手公司趁着江氏危机派来搅局的,他们怎么玩他不管,可要是伤害到他的女人……康莫北不自觉的眯了眯眼,那就得死。

“那个啤酒瓶,是谁扔的?”

冰寒的声音吓得男人们瑟瑟发抖,原本不知道为何招惹上康氏集团太岁爷,现在看来,症结大概在那个女人身上。

当然没有人愿意主动承认,没有人承受的起康莫北的怒火,可是,这不代表不会有人主动栽赃。

“是他!”一个被打的面目歪斜的男人用眼神指着前面被打的全身血淋淋的男人。

“你胡说!明明是你自己扔的!”前面的男人连忙反驳,唯恐说迟了康莫北会真的怪罪到自己身上。

“是吗?”康莫北阴森的目光里带着探究和玩味,可是,怎么办呢,欺负白念夕的人,他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呢。

淡淡扫了一眼屋里被吊着的几个男人,吩咐道:“把这几个人的手,都给我剁了。”

“康先生!”屋里的人都开始哆哆嗦嗦的求着饶,康莫北却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瞥了一眼第一个说话的男人,轻描淡写道:“那个人,给他留一条腿足够了。”

说完,不管屋里人的哀嚎连连,康莫北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小黑屋。

再次来到白念夕的病房门口,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还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面色一沉,推门走了进去。

是江之昂坐在轮椅上,坐在白念夕的床边,江之昂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康莫北看了一眼,是个他不认识的女人。

“来了?”康莫北声音很淡,让人猜不出话里隐藏的情绪,只是感觉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岁爷并不是太高兴。

江之昂是他叫过来的,他和江之昂有话要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江之昂出现在白念夕面前他就莫名烦闷,尤其是想到白念夕义无反顾的挡在江之昂身前的那一幕,他简直快要发疯。

同样的,寸步不离守在床头的洛洛也是满脸不高兴,哼了一声之后,小身子往床里面奔了奔,把头靠在白念夕头边,眼睛对着墙上,这叫眼不见为净。

一双小耳朵却竖的老高。

江之昂脸色不大好,向一旁的护士确认过白念夕没有大碍之后,话题转移到康莫北的身上。

“不知道康先生为什么要对我江家下手?”江之昂态度是一往如常的客套恭敬,只是语气中还是透露出不满,暴露出隐藏的锋芒。

康莫北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我乐意。”

江之昂脸上显然一僵,没想到康莫北会这样说,却无法反驳,康莫北家大业大,想整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康先生抢走的项目,足以令江氏走向灭亡,又何必多此一举,派人来公司闹事,害得……”江之昂冷哼一声,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白念夕,他也是心疼她的。

“你是说,这些人是我派去的?”听完江之昂的话,康莫北眼中锋芒毕露,冷呵道:“江先生若是有本事,就自己查清楚,玩这种小把戏,我康莫北可没有那个闲心。”

“我要是针对谁。”康莫北目光灼灼,不可一世,“都是直接以最致命的方式。”

“之昂……”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交锋的顾宣琳轻轻拍了拍江之昂的肩膀,似乎是在提醒。

其实他们来这一趟的目的,是来找康莫北求情,放过江家一马。

江之昂脸色微红,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本来不想来求康莫北的,可是江家现在的情况,已经别无他法,但还是有些说不出口,“康先生……”

康莫北似乎意料到江之昂接下来要说的话,眼眉微挑,“想让我放过江家?”

点了点头。

“好。”康莫北很干脆,“只是有代价。”

“代价?”江之昂有些疑惑,他江家还会有康莫北看上的东西?

康莫北的眼神凝往床上躺着的白念夕。

意思很明显,江之昂意会到——康莫北要的,是白念夕。

顾宣琳似乎也被震惊了,怎么会是她?

“她是我未婚妻。”江之昂表情隐忍,强压心中羞愤的怒气。

“我当然知道。”康莫北丝毫不以为意,拿出几张协议,轻飘飘的扔在桌上,“我要的,就是你未婚妻。”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要不是他看了协议,知道康莫北只是要让白念夕去康家做心理辅导师,他真的会被康莫北的话气的跳起来暴走。

协议上的时间是三个月,他等得起,可是,江家拖不起了。

身旁的顾宣琳劝他以江家为重,江家这么多年的打拼和积累,有今天不容易。

一番苦苦的挣扎思索以后,江之昂艰难的点了点头。

康莫北眼中笑意狡然,带着点点嘲弄,白念夕,看到了吗,你付出的真心,及不上他江家的万分之一。第9章结束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第10章 绝食?

私人医院。

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刚刚睁开,就有一束强烈的光线照了过来,让人感觉十分不适应。

忽然,一双小手伸了过来,挡在白念夕的眼前,小手很小,强烈的光线依然在白念夕的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耳边响起奶甜奶甜的声音,“妈咪?妈咪?”

适应过来后,白念夕发现身边的人是小洛洛,洛洛看到白念夕醒过来十分欣喜,小脚丫欢快的蹦跶起来,“妈咪醒了,妈咪醒了!”

白念夕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发现这里似乎是病房,却又跟简单的病房不一样,更像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房。

洛洛兴奋的欢呼把门外的康莫北吵了进来,眸色深沉的看着刚醒来的白念夕,“醒了?”

“嗯。”

点了点头,白念夕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睡了几天,全身没力,起来的过程有些艰难。

洛洛见状,伸出两只手抵住白念夕的背,咿咿呀呀的使着劲往上推,不过显然没多大用。

康莫北脚步一移,走到床前,揽住白念夕的腰,带着她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白念夕扶了扶额,突然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有些激动的一把抓住康莫北的手,“江家,江家现在怎么样了?之昂,之昂他有没有受伤?”

康莫北的眼眸一下沉了下去,冷声道:“你就只知道关心江家,关心江之昂?”

“你告诉我,之昂他有没有事?”

轻呵一声,康莫北转过头,对着后面那颗黑黑的小脑袋吩咐道:“洛洛,你先出去。”

洛洛抿着嘴唇,爹地好像生气了,把妈咪一个人放在这里,他有点不放心呢。

不过……妈咪一醒来就叫着别人的名字,他也不乐意呢,就让爹地小小的教训妈咪一下吧。

走出去之前,还贴心的踮着脚尖帮着关上了房门。

洛洛走后,康莫北一把将白念夕搂进怀里,两只手指扣着白念夕的下巴,眼神犀利的望向白念夕,“听着,这里是我康家的地盘,我不允许你在这里还想着别的男人,明白?”

口中呼出的温热气息喷洒在白念夕的脸上,惹的白念夕心里一阵慌乱。

看到白念夕一副强作镇定的样子,康莫北带着冷意的轻呵了一声,“你心心念念的江之昂,已经把你交给了我,你不肯履行的协议,他已经替你履行。”

“交给你?!”

康莫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压低了声音,“知道代价是什么吗?你。”

“我?”

怔忡之后,白念夕反应过来。

康莫北要的是她履行协议,而江之昂要的,是江家企业起死回生。

她在这件事中,不过是个筹码,可悲的筹码。

白念夕平生,最讨厌的不过是这种被人交易和利用的感觉,一手掀开被子就往床下走去,“我不会呆在这里。”

“你以为你能走的出去?”康莫北站在白念夕身后,声音冰寒。

康莫北这句话,是威胁,同时也是在告诉她,她逃不出他的掌心,这种被人掌控在手心的感觉,还真是不大好。

白念夕脾气也一下被激了起来,甚至带着点听不出的委屈,“走不出去,那我就跑出去,跑不出去,就算我爬也要爬出去,总之我不会呆在这个令人讨厌的地方!”

她被之昂卖了,被江家卖了。

可她又能说什么,这是她欠他们的。

而引起她欠债的源头,就是康莫北

而听到白念夕的话,康莫北的眼中迸发出寒光,起身几步追上她,伸出手臂从后面勒住白念夕的脖子,不是太紧,却让她无法挣脱,嘴唇贴在白念夕耳边,“令人讨厌?有多讨厌?”

白念夕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倒是给两人之间紧贴的胸背来了几下暧昧的摩擦,摩擦过后,腰上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硬物硌在那里。

气氛陡然之间变得诡异,白念夕的后背紧紧的贴在康莫北的胸膛,能清晰的感觉到康莫北身上传来的热度,还有他胸膛里那颗猛然跳动的心脏。

怀中传来熟悉的馨香,和那令人不能自拔的柔软,康莫北微眯着双眼,想起五年前的那个晚上,怀中的这个女人,她那令人沉迷的味道,她那诱惑无比的呻吟……

腰间硌着的硬物越来越大,那坚硬又灼热的感受越来越充实,意识到那是什么,白念夕原本生气愤怒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反倒被紧张和震愕所充斥。

他……

他对她……

康莫北眼中也漫上一层难言的情绪,似乎对自己的反应有些恼怒。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沉思一瞬,康莫北缓缓松开白念夕,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一边问着,一边走了出去。

白念夕深深呼出一口气,犹如从虎口逃生,

正为刚才所庆幸之时,门口传来一声锁扣的声响,白念夕反应过来,跑了过去,发现康莫北已经把门锁死,她完全没办法出去。

不让她出去?

那好,谁也别想再进来。

紧闭的房门前,康莫北拧着眉头站在门口,他接完电话回来的时候,发现这扇门已经怎么打也打不开。

洛洛同样愁眉紧锁的站在门口,他给白念夕榨了果汁,烤了面包,还拌了水果沙拉,还希望她能尝尝他做的东西呢。

“白念夕,开门!”

“不开,绝食!”

……

“唉。”洛洛叹了口气,显得愁思无限,“也不知道妈咪跟学的。”

康莫北瞪了洛洛一眼,难道不是娘俩一个德行?

洛洛已经在门口哄了好久,真是把他毕生哄人的本事都拿出来了,可是门内的白念夕还是不为所动。看来绝食的决心真的很坚决。

医生交待过药必须按时吃,眼看着要过了吃药的时间,康莫北的脸色越发黑沉,沉声命令道:“洛洛,开锁。”

这里的房门是电子密码锁,只不过有些复杂,破解起来需要时间。

但对于洛洛这个天才小神童来说,是再轻而易举不过的事情。

放下手里端着食物的托盘,洛洛拿出随身携带的iPad,连好网络,进入医院的域址,屏幕上显示出一长串复杂的程序代码,洛洛的小手指动的飞快,在屏幕上敲击移动着,不过多久,门口传来滴的一声。

康莫北拿起一杯果汁和一袋药丸,阔步走过去,打开房门,洛洛蹬着小短腿也跟了过来,却被自己的亲生爹地残酷命令道:“等在外面!”

看到康莫北从外面黑着脸走进来,白念夕一阵震惊,还没缓过神来,康莫北已经阔步如风的走了过来,带着嚣张无比的气势。

“你,你怎么进来了?”她明明把锁锁的很死的啊?

低魅开口道:“绝食?”

絮絮的《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就可以了哦~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

作者:絮絮状态:已完结

关于康莫北白念夕的小说完整版《甜妻入瓮:亿万总裁缠上身》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絮絮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听说A市权势最滔天的财阀豪绅,便是康家掌门人――康莫北。  听说他永远不苟言笑,目寒如冰,身上的杀意可隔空凌人。  可白念夕偏偏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缠了上,还是死缠烂打! “松不松?”  “不松。  ”  康莫北倾身压下,目光灼灼,“有本事,你就打我啊。  ”  白念夕气急,一脚踢过去。  …… “既然你说到做到了,那展开全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