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20-03-24 15:24:22作者:小梳

关于傅扬程姜菱月的小说完整版《一念繁华一念伤》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小梳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十年……他承诺的十年,到底没能实现。回想曾经的恩爱缠绵,竟像是一枕黄粱美梦,那些曾经的甜蜜,到头来都成了扎进她心里的玻璃碴子,姜菱月如今能感受到的,只有麻木的疼痛和刺骨的寒凉。

《一念繁华一念伤》《一念繁华一念伤》精彩小说完整版 傅扬程姜菱月 免费试读

一念繁华一念伤全文免费阅读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7章 这一切当真只是巧合吗?

这两年,傅扬程对外只称是姜菱月身子抱恙需要静养,余景泽不是没派人过来打听过,只是这宅院十分森严,寻常人压根就进出不得。

后来姜家的几个老掌柜、老管事一齐前去探望了姜菱月,见她并无大碍,将情况告知了余景泽,余景泽才放下了心。

其实那次,姜菱月本可以说出真相,只是她祖父已死,傅扬程一家独大,若叫这些老掌柜、老管事知道祖父是被傅扬程活活毒死的,指不定会找傅扬程拼命。

傅扬程在江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然不会惧怕这些,这些跟了祖父几十年的老人根本不会是傅扬程的对手,即便他们拼上性命,傅扬程也顶多只是伤筋动骨而已。

祖父已经走了,这些老掌柜、老管事,是世上为数不多真正关心她的人……姜菱月断然狠不下心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如祖父一般惨遭傅扬程的毒手。

所以她隐瞒了。

她将所有的事藏在心底,在有足够的筹码能扳倒傅扬程之前,那些痛彻心扉的真相,不如由她一人来承受……

余景泽见她神色黯然,心下更是难受。

他是喜欢姜菱月的,只是姜菱月已成他人妇,他饶是再一往情深也没机会了,所以后来他索性再也不见她,想逼自己彻底死了这条心。

却不想那傅扬程是个狼心狗肺的,居敢将她拘禁!

幸好姜菱月有主意,悄悄叫丫鬟在东厢放了风筝,又在那风筝上写了字,叮嘱他备好马车在府外等着。

风筝被剪断线后,他派人追着捡了回来,瞧见了上面的字。

这是他与她儿时就约会的暗号,那时姜菱月十分顽皮,总气得姜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有时太顽皮遭了禁足不许出府,她就偷摸着在院里放风筝。余景泽见了那风筝便会过来寻她,想法子跟姜老爷子说好话,解了她的足禁……

往事一桩桩闪过心头,余景泽当真后悔莫及:“早知如此……我怎么能让你嫁给那傅扬程?”

他的月儿是多好的一个女子,那傅扬程就是给她提鞋都不配!

要是时间能倒流,他就是拼死也要将姜菱月追回来,不能让那傅扬程对她染指半分!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姜菱月道。

如今她能做的,便是往前看,不在那些往事中沉溺。

只要还活着,只要还没被傅扬程害死,一切就都还有机会。

待到有朝一日能有机会将那傅扬程彻底扳倒,她定会不留余力替祖父报仇,让傅扬程也尝尝当年她尝过的痛苦!

“姜老爷子当初究竟为何要将所有家业都留给傅扬程?”余景泽百思不得其解。

“祖父怎会将所有家业都留给傅扬程?定是他从中动了手脚!”姜菱月不假思索说道。

傅扬程那人心思恶毒,什么事做不出来?

哪知余景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他过世之前,曾亲口在商会告诉众人,傅扬程将接手你姜家的全部生意。”

“不可能……”姜菱月结舌。

以祖父谨慎的性格,断然不会突然做出这么草率的决定,这件事……一定另有缘由。

“祖父当时究竟是怎么说的?”她疑惑地问。

“姜老爷子说,他的唯一的孙女今后就托付给傅扬程了,让姜家的那些老人们都今后都听从傅扬程的吩咐,不得有违。”

余景泽对此事印象颇深,故而虽然已经时隔一年,但姜老爷子说过的那些话他仍旧记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从那日起,他渐渐明白,自己是真输给傅扬程了,输得彻彻底底……

这些话在余景泽听来没有什么不对劲,姜菱月却越想越觉得古怪。

为何祖父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

而且交代完这些事后,没过几日,祖父就死在了傅扬程的书房……

这一切当真只是巧合吗?第7章结束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8章 你休要血口喷人!

正疑惑着,疾驰的马车猛然停了下来。

姜菱月来不及有所反应,头重重磕在了马车前沿上。

“嘶——”

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发生什么事了?”余景泽忙问。

“少爷,有人拦车……”前头的车夫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人一把拽下了马,“哎哟”一声摔了个屁墩。

正想要抬头怒骂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拦余少的马车,目光刚一落到的拦车的人身上,就不由自主地定住了,紧接着只恨不得立马躲缩到一边装没事人。

拦车的不是别人,正是傅扬程。

“余少,别来无恙。”

傅扬程的声音冷冷传来

姜菱月听得一惊,整个人顿时愣住。

马车走的是出城的路,为了摆脱傅家人的跟踪,余景泽特地让几个佣人驾同样的马车,分头从不同的路出城,这样一来即便傅扬程想追也不知该追那一辆。

可傅扬程怎么还是这么快就找了过来?

他高大的身躯拦在车前,两道漆黑的剑眉下目光如鹫,声音低沉,透着寒意:

“余少绑架了我的妻子,还想这么轻而易举地出城吗?”

傅家大少当街拦马,这场景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姜菱月心里恨得出奇,她自然不能由着他平白无故污蔑余景泽:“傅扬程,是我自己要离开的,你休要血口喷人!”

“夫人这是在说哪里话?”傅扬程已是怒极,却始终压制着怒意,“难道不是余少绑架的你,是你自己要同他一起离开的?”

言下之意,他这么说不过是给姜菱月一个台阶下。

一个背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男人私奔的女人……若事情传了出去,她今后还有何颜面?便是戳脊梁骨,也会被人戳死!

姜菱月哪会听不说他话里的暗示?

可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江城,不想再每日对着他那张两面三刀的脸虚与委蛇,不想再看着他和那穆迎岚卿卿我我……光是想一想,她都恶心得要吐!

“下来,跟我回去!”傅扬程冷冷道。

强硬的语气愈发激起了姜菱月心中的怒火,一直以来他对自己都是这么颐指气使,仿佛自己生来就欠他的。

凭什么?凭什么他做出那种事,还有脸当街拦车,谁给他的资格!

姜菱月十指紧缩,纤长的指甲嵌入掌心,几乎掐出了血痕:“傅扬程,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要么那个女人滚,要么你带着那个女人滚。你非要留下她,好,那我便成全你们……从今日起,我不再是你的妻子,你也不再是我的丈夫,你想留宿烟花柳巷就留宿烟花柳巷,想娶几个娇妻美妾就娶几个娇妻美妾,一切都与我无关!”

“你疯了?”傅扬程心猛地缩紧,暴怒之下,双目通红如野兽。

姜菱月看着他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心尖仿佛被人狠狠揪了一把,隐隐作痛。

可为什么要心痛?

为什么要对这么一个恩将仇报、禽兽不如的人心痛?

她死死压抑住心头的痛楚,将唇咬得泛白:“该说我的都已经说了,你滚开,让我走!”

傅扬程冷笑一声:“想走?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他依旧拦在车前,明知或许放她离开,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可他偏偏就是做不到。

她的心就如一只风筝,早已经离开他很远,他手中仅握着一根细如蚕丝的线,他不想放开那线,不想任由她飞远……哪怕那线缠绕得他心如刀绞、割得他满身血痕,他也不愿放手……

第9章开始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9章 能死在她手里,他无憾……

他私心想将姜菱月留在自己身边,哪怕每日只能看到她生气怨恨的样子,也好过从今往后再不能相见……

“好,这可是你说的。”姜菱月狠下心,伸手一拉缰绳,另一只手勾起放在一旁的马鞭,朝马背上狠狠一抽。

马仰头嘶鸣一声,立刻飞快地朝前踏去。

那马蹄离傅扬程越来越近,眼看已近在咫尺,他却并无要躲开的意思。

那一瞬姜菱月似乎在他漆黑如墨的眸中看到了某种熟悉的情绪,此刻他眼里已经没有了愤怒,亦没有了冰冷,只剩下深深的哀恸与悲凉。

她已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傅扬程了。

尤记得初见时,她就是被他这双眸光深深的眸子所吸引,那瞳仁深处里仿佛沉淀着万年的光影,只一眼就叫她挪不开目光。

她还记得大雨天时他替自己撑伞,一路走来,没让她淋到半点雨滴,他自己却淋湿肩膀……

她也记得自己生病难受时,他细心地将药吹凉,哄着她喝完,喝完后便立刻往她舌尖上放一颗甜如蜜的糖……

往事掠过心头如一场倾盆大雨,姜菱月恍然似乎摸到自己眼角渗出了温热的眼泪。

不,那不是眼泪,一定只是马蹄太沉,掀起的风沙太大,沙尘迷了眼,才会忽然忍不住泪下……

傅扬程始终没有挪动半步。

他就这么定定站在原地,看着那马车越来越近,车辙仿佛早已从他心上狠狠碾压了过去,碾得他心脏被剧痛席卷包围,紧紧缩成了一团。

她就这么想要离开吗?

她就这么恨自己,以至于真想让自己变成一具尸体?

是了,自己害死了她最亲的人,她如何能够不恨?

也许唯有就这么死了,才能彻底赎罪。

既如此,那便死了吧……

此生,他将该爱的人爱过了,也将该恨的人都恨过了,能死在她手里,他无憾……

伴随着嘶鸣声,马蹄从傅扬程鼻尖轻擦而过。

姜菱月死死勒住缰绳,娇嫩的掌心被粗糙的绳索把皮磨破,渗出了点点殷红。

“月儿……”余景泽连忙掰过她的手掌。

姜菱月的掌心一片通红,余景泽朝傅扬程怒目而视:“你干什么,找死去别处找去!”

傅扬程站在原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

他注视着姜菱月的眼眸,想从中找出一丝熟悉的痕迹。

然而姜菱月眼里除了眼泪,就只有深深的陌生:“傅扬程,你走吧,我放你一条生路,你也放我一条生路……我会离开江城,劳烦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傅扬程怔了怔,旋即开口:“你忘了吗?我答应了你祖父,会照顾你十年。”

姜菱月轻扬嘴角,泪从唇边划落,那笑容轻得让人心碎:“你还说过不管你权势滔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是一穷二白、养家糊口勉强度日,都不会让我受任何委屈……傅扬程,你早就已经食言了,又何必在乎再多这么一次?”

傅扬程看着她的笑容,却突然发起狠来:“一次也不行,十年就是十年……这十年,你休想离开江城,休想离开我身边!”

他声音阴沉沉的,猛地大步上前,揽住姜菱月的肩将她扔进了自己的马车。

姜菱月拼命挣扎起来,却始终也没能挣开。

傅扬程把车门一关,她拼命拍门,手都拍痛,心里恨得不行:“傅扬程,你……你简直卑鄙无耻!”第9章结束

《一念繁华一念伤》第10章 我跟你回去,你放过他!

“是,我无耻,我卑鄙……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过你!”傅扬程的脸色很不好看,似雷鸣电闪有山雨欲来。

姜菱月的心凉了半截。

她恨自己犹豫,刚才竟没有直接撞死这人。

这人发起狂来连他自己都骂,简直无可救药,简直不可理喻!

余景泽伸手去拦傅扬程,却被他一把推开,重重摔在了地上。

几个腰粗膀圆的仆役一拥而上,将余景泽从地上扭了起来,反扣了双手。

余景泽被扭住,动弹不得,咬牙切齿道:“傅扬程,有什么冲我来,你把月儿放开!”

姜菱月好不容易才打开了马车那窄窄的车窗,见状心里急得不行:“傅扬程,这件事是我的主意,和他无关……”

“这人居心不良,想拐带我的妻子出城,于情于理我都该把他交给治安队,凭什么放过他?”傅扬程冷声问。

治安队?

姜菱月身形一颤,险些瘫软。

听说余家前阵子刚狠狠得罪了治安队的人,要是在这节骨眼上把余景泽送进去……怕是进了那扇门,就没法囫囵出来。

“月儿,别怕……区区一个治安队就想唬住我,真当我是被吓大的?”余景泽佯装镇定,安慰姜菱月,“放心,我绝不会有事!”

“傅扬程,你放过余景泽!”她心里恨得不行,一开口却软了语气。

“放过他?可以,你跟我回去,好好待在府里。”傅扬程脸色变得更沉。

他心里出奇难受,却说不上来这种难受究竟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从没低头服软过,此时此刻却肯为了余景泽求情……又或许是因为这个姓徐的对她太在意,居然肯为了她以身犯险,连命都豁出去……

“不行……不能答应他……”余景泽肚子上挨了仆役好几拳,脸色已经开始泛白,嘴角隐隐渗出了血渍。

他知道,要是姜菱月这次点了头,今后恐怕就会被傅扬程彻底拿捏住。

她好不容易才有勇气离开姜府,离开那个所谓的家,是他不好,是他没用……要是能将一切安排妥当些,说不定月儿早已经远走高飞,再不必被傅扬程控制在手掌心……

“傅扬程,我跟你回去,以后不再乱跑……你放过他!”姜菱月毫不迟疑。

余景泽肯豁出命来帮她,叫她如何能够对他见死不救?

“好,”傅扬程冷笑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把余大少也带回府去,还请余老爷子亲自来接人,我倒要问问,他是如何教出这么‘厉害’的儿子的!”

姜菱月气得结舌:“傅扬程,你……”

傅扬程开门上了马车,那森森的眸光看得姜菱月不敢再说下去,她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死在这个男人手上。

“回府!”随着他一声吩咐,马车朝姜府疾驰而去。

回到这里,姜菱月才发现姜府的牌匾已被摘下,换成了“傅府”二字。

饶是早已料到傅扬程不会这么轻易罢休,但看到这一幕,她还是狠狠寒了心:“傅扬程,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连祖父留给我的最后一处地方也要霸占吗?”

傅扬程皱眉看着那几个换牌匾的仆役,脸色沉沉,一言不发。

待姜菱月回了东院,他整个人愈发冷然,连周遭的空气都仿佛正一寸寸冻结成冰。

几个仆役很快就感知到这一点,不知所谓地怔在原地,噤若寒蝉。

“牌匾是谁叫你们换的?”他语气山雨欲来。

小梳的《一念繁华一念伤》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念繁华一念伤》就可以了哦~

一念繁华一念伤

一念繁华一念伤

作者:小梳状态:已完结

关于傅扬程姜菱月的小说完整版《一念繁华一念伤》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小梳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十年……他承诺的十年,到底没能实现。回想曾经的恩爱缠绵,竟像是一枕黄粱美梦,那些曾经的甜蜜,到头来都成了扎进她心里的玻璃碴子,姜菱月如今能感受到的,只有麻木的疼痛和刺骨的寒凉。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