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4 09:43:23作者:砂糖

《厉少的神秘哑妻》结局无删节,舒窈厉沉溪大结局,是砂糖大大写的小说,厉少的神秘哑妻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她是个哑女,庞大的身世背后,隐藏的是惊天的秘密。 十九岁就被继母和姐姐出卖嫁给了他,浮华的婚姻下面,隐藏的又是一个惊天的阴谋,四年的夫妻,却从未得到过他的认可。 他为了利益选择了商业联姻,本是步步为营,奈何变成了步步沦陷! 他阅人无数,却迷上了一个满心伤痕的她,是执迷不悟,还是万劫不复?

《厉少的神秘哑妻》舒窈厉沉溪主角小说《厉少的神秘哑妻》结局无删节-砂糖 免费试读

舒窈厉沉溪厉少的神秘哑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章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晚宴还在继续进行着,华灯歌舞,觥筹交错,但舒窈却没有了继续再逗留下去的必要了。

心底彻骨的寒凉,让她早已心如死灰,匆忙的避开所有人,从酒店后门离开。

后门正好链接着地下停车场,偶尔有车从里面驶出,萧条寂静的,注定了打车比较困难。

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孤零零的。

正要离开,眼尾余光瞟到了不远处娇俏的人影,高跟鞋哒哒的,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得不到男人的宠爱,灰溜溜的,像个丧家之犬似的,还真是可怜啊!”

舒媛一脸鄙夷的走到了她近前,惬意的模样,在娇丽的容颜上淋淋尽染,仿佛浑身上下都沁着沾沾自喜。

莫名的一股烦躁,在舒窈心底汇聚,她纤细的手指,攥紧了。

“我就说啊,沉溪哥的心里,永远不可能有你的!”舒媛阴冷的讥笑着,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舒窈心底冷叹,就算厉沉溪心中没她,但也绝对不会有舒媛!

“怎么?不愿意听了?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啊!别以为你怀了孩子,沉溪哥就能爱上你,只有没有本事的女人,才仰仗着孩子,维系感情呢!”

闻言,舒窈不耐的挑起了柳眉,美眸寒凉的迎上了舒媛的,如果她能说话,肯定会毫不留情的还她一句,那你呢?

一个根本无法生育,妄图借腹生子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但上天不公平,非要让舒窈变成个哑巴。

有话也说不出来。

“等着看吧!”舒媛冷然的裹紧身上的男士西装,那是厉沉溪的外套,修剪得体,极具奢昂。

亦如他这个人一般。

舒媛目光蔑视的撇着她,“用不了多久,沉溪哥就会把你扫地出门的!你的下场会变得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言犹在耳,舒窈眸色森凉的凝着她,美眸淡漠,满含戒备。

犹如一只被彻底激怒的小猫,那种蛰居猎物的目光,让舒媛十分不爽。

甚至还有了几分胆怯!

舒媛愤然的咬了咬牙,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舒窈的手腕,力道极大,纤细的指甲狠扣着她的,“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怎么?不满意吗?”

“告诉你,沉溪哥本来就是我的!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如果不是有你碍事,我和他早就成双成对了!”

越说越来气,舒窈阴凉的目光还没有半分收敛,更激的舒媛火气上涌,发狠的甩开她,同时,不等舒窈身体站稳,直接反手捆了她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鲜有人来往的地带,音量极大。

舒窈脸颊一痛,抬手自然的捂住了被打的左脸,耳边还传来女人的谩骂声。

“你给我识趣点!别忘了,你那个疯妈还在我们手里呢!不想她出事,就给我乖乖的,等你生完了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扔下句狠话,舒媛愤然的拂袖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舒窈站在这里,被打的脸颊火辣,疼痛却和心里的相比,无足轻重。

倏然,她抬起头,看到了角落里的监控录像,一个想法,也在心底凝聚……

她转过身,想着去路边再叫辆计程车,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方传来什么声音,舒窈自然的转过身,当即,脸色僵住了!

后方传来一道极强的光亮,刺的人眼睛根本睁不开,车子开了远光灯的同时,还速度极快的朝着她的方向冲撞过来——

舒窈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了眼前,眯起了眼睛,确定一辆红色的超炫跑车,正从地下停车场的方向驶出,朝着自己撞来!

舒窈哪里经过这种阵势,刹那间,脑海里一片空荡,‘嗡’的一声,几乎瞬间丧失了所有感官功能,耳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很想挪动脚步,躲开,但人在巨大的危险面前,身体和思维是不同步的。

全身的血液像在这一刻凝固起来,每一寸关节都生了锈,定格在脚下分寸之地,怎么都挪不开,也逃不掉!

就在舒窈惊恐无措时,突然,纤弱的身体被一个袭来的气力,一把牢牢的抱住了!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舒窈才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整个也回过了神,诧然的看着出现在自己近前的男人。

竟然是……厉沉溪?

而那辆车也以极快的速度擦过厉沉溪的身侧,呼啸而过,消失离开。

舒窈缓了会儿,才慢慢的从刚才的恐惧中挣脱,仰起头,便触及到了男人深邃如墨的眼瞳,仿佛还真的看到了一丝焦虑和担忧掺杂其中。

他握着舒窈的肩膀,气力极大,像是要将她的骨头都连同捏碎了!

她很清楚,这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刚刚的事态太急了!

厉沉溪侧颜注视着红车离去的方向,车影早已消失不见,而男人幽深的视线,却仍旧没有移转。

那辆车,怎么看着好眼熟……

良久,厉沉溪转眸过来,看着怀中的女人,“你怎么样?”

凉薄的话语,低冷的毫无温度。

但却有那么一丝的关切,蕴含其中。

舒窈快速的摇了摇头,但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唇瓣,却早已将她出卖。

厉沉溪刚松开了手,下一秒,舒窈绵软的身体,便不受了控制,如秋后的一片孤叶,经不住一点气力催发,瞬间栽倒而下。

男人出手极快,长臂一把捞住女人纤柔的身体,精准的将女人搂入了怀中,“舒窈!”

奈何他怎么呼唤,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中途醒过来两次,一次是在急速行驶的车中,身侧男人的大手一直紧紧的握着她,像生怕稍一不注意,她就会消失离开了一般。

另一次则是躺在冰冷的床板上,被一个巨大的灯照着,她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耗费了全身的气力,也睁不开眼睛,人如跌入了深海之中,不断沉浮,被一波又一波的海水湮没冲击,再冲击。

医院外面,蒋文怡也从晚宴上急速赶来,匆忙的站在妇产科手术室门外,焦急的目光扫向了厉沉溪。

“到底怎么回事?”她冷声询问。

厉沉溪斜身依着走廊墙壁,平淡的俊脸上,清冷的面无表情。

“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舒窈,但她怀孕了!怀了我们厉家的骨肉,在孩子没有平安生下来之前,我要她好好的!也必须要好好的!”

蒋文怡暴怒,控制不住的情绪不断上涌,最后又撇了一眼黄毅,吩咐道,“去调查!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监控录像,都给我调出来!”

黄毅垂眸,急忙回应,“是的,夫人!”

而此时,舒媛也从电梯里疾步走出,一脸茫然的来到了几个人近前,柔声说,“伯母,沉溪哥,我妹妹她……怎么样了?”

第六章 太让我失望了!

“沉溪哥……”

舒媛素白的小手挽着厉沉溪的手臂,娇滴滴的嗓音,像含了块蜜糖,“我妹妹她……不会流产吧?”

几个字,震痛了蒋文怡的耳膜。

“舒媛,你说什么?”

她慌乱一怔,接连解释,“伯母,您别生气呀,我只是实话实说,毕竟妹妹怀孕月份这么大了,如果流产……应该会堕胎吧?”

柔柔的语气,却带着惬意的痕迹。

柔弱单纯模样的舒媛,却无法逃过蒋文怡的眼睛!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舒窈肚子里的,是我们厉家的骨血,日后要成为继承人的,你再敢胡说诅咒,就给我滚!”蒋文怡心情不爽,话语也带着狠戾。

舒媛不敢再造次下去,只是佯装凄楚的拉着厉沉溪手臂,“沉溪哥,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啊!伯母,您快消消气吧!”

纯良无辜的样子,让厉沉溪也不忍责备。

他只好说,“都别说了!”

而此时,医生也从抢救室走出,摘下了口罩,“产妇暂时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导致宫缩,再预产期前,一定要照顾好,安抚住产妇的情绪。”

蒋文怡可算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我的小孙子总算没事了!”

医生的视线落向了厉沉溪,犹豫的神色略显凝重。

欲言又止。

厉沉溪看出了端倪,冷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厉董啊……”中年的女医生未等开口,脸颊略闪过些绯红,最后才说,“产妇身体虚弱,切记不可再行房事了!”

“……”

厉沉溪俊脸当即沉了。

蒋文怡也一怔,然后长叹了口气。

待医生离开,她才说,“虽然你们是夫妻,但非常时期,沉溪,你就委屈一下,一切都以孩子为主!”

“……”

一片阴霾在厉沉溪的俊脸上肆虐,冷冽的气息无需掩饰。

舒媛眼眸骨碌转悠,一想到沉溪哥和舒窈小贱人做那种事,她心里就像塞了个臭袜子,恶心又不敢吐!

蒋文怡空闲下来,目光在舒身上逡巡,忽第开口,“舒窈出事时,舒媛,你在哪里?”

“我?”

舒媛一惊,脑中闪过什么,不由心虚起来。

蒋文怡注意着她的细微表情,又问,“你和舒窈历来不和,这次她出事,你倒是跑来的很快啊!是谁告诉你消息的?”

“这个……”

“这次的事情,除了厉家的人,再无他人知晓,舒媛,你是不是……”

蒋文怡的话没等出口,舒媛就心下惶恐,连忙拦阻,并解释,“伯,伯母,你误会了!我只是心念妹妹安慰罢了!”

说完,又小手拉着厉沉溪,娇嗲的央求,“沉溪哥,你快帮人家解释下呀!人家不可能害妹妹的,是吧?”

娇柔温婉的如一朵温室盛开的小花,我见犹怜的样子,怎能不让男人有种怜香惜玉的冲动?

“好了!”厉沉溪终究开口,低冷的嗓音,满含气势,“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然后就吩咐黄毅送母亲回去休息,临走前,蒋文怡还有些疑惑,在黄毅耳畔低语了几句。

被刺目的远光灯照耀的感觉又一次侵袭,舒窈冷汗淋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纯白的一切,消毒水气息沁入鼻息。

她慌乱的抬手抚向小腹,一道男声传入耳畔,“孩子没事!”

清冽,冰冷。

舒窈松了口气,弥蒙的循声望去,看到床侧立着的男人,和俊逸无双的脸庞,冷冽的染满冰霜。

“孩子是你想要留的,那就平安的将他生下来!”

厉沉溪的沉冷的视线,犹如冰封的寒刀,一字一句,狠厉的砸向她心口。

倏然,高山般的身形俯了下来,擒住了她尖尖的下巴,“事到如今,别出尔反尔,孩子如果出事,我绝饶不了你!”

接着忽地收力,将她狠甩一旁,待舒窈再抬眸,看到的只是他向外离去的高大背影。

冷漠的犹如陌生人。

“沉溪哥,妹妹她怎么样?”

“死不了!”

舒媛和厉沉溪的对话,声声字字,如出鞘的钢刀,狠狠戳着舒窈的心口。

鲜血淋漓,疼的发颤。

“那我们去吃宵夜吧!我都饿了呢!”舒媛露齿一笑,继续挽着男人的手臂,向外走去。

碰巧黄毅从楼下上来,手上拿了个文件,看着厉沉溪的脸色有些异样。

“厉董,这是刚刚调出的酒店后门监控录像,还有……那辆差点撞伤少夫人的车牌号,您看下。”

厉沉溪接过翻开,入目的内容,蕴怒瞬间爬满冷峻的轮廓。

“沉溪哥,怎么了?”舒媛还纳闷的歪头询问,却在看到文件内容的一刻,愣住了!

接下来,她慌张的杏眸转动,下一秒,忙说,“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开车撞舒窈的!”

太过于慌乱,舒媛的声音不稳,磕磕巴巴的还带着颤音。

厉沉溪深眸瞬间一沉,阴冷的脸色,古井无波,却异常瘆人。

仿佛周围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度,舒媛紧张的抓着他的手,“沉溪哥,你相信我……”

“呵!”

厉沉溪不动声色的拨开了她的手,清冷的嗤笑,宛若地狱爬出的恶魔,薄唇翕动,“你还真是聪明啊,我们谁都没说,你就能知道是有人开车要撞舒窈……”

舒媛惊愕,自己一时着急,说错了!

“沉溪……”

‘哥’字都没等道出口,就被男人低冷的嗓音喝断——

“闭嘴!”

厉沉溪一把将手上的文件扔到了舒媛脚边,决然的从她身边,迈步离开。

舒媛讷讷的愣着,想过去叫住他,却完全没了勇气。

一股愤懑的气息在她心底攒聚,发狠地咬牙,拂袖朝着病房方向迈步,却被黄毅箭步追上。

“舒小姐,我劝您最好不要这么做!”黄毅警告的道。

舒媛气愤郁结,咬牙,“你算什么东西!让开!”

“我不算什么东西,只是希望舒小姐不要再打扰少夫人休息!”黄毅言辞凿凿,满含警告。

顿了下,黄毅又补充了句,“这也是厉董的意思。”

“什么?我……”

舒媛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无措的身形踉跄,感觉好冤枉!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病房里,舒窈听到了外面的吵闹,不禁皱眉。

黄毅敲门进来,恭敬地行礼,道了句,“厉董让少夫人好好休息,注意养胎!其他的事情不要乱想。”

其他的事情?

舒窈一愣,就看到黄毅身旁多了个女人,对方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第七章 我让你滚!

舒窈没想到,莫晚晚竟然来了。

站在门口,莫晚晚还晃了晃手里的宵夜,顾盼生辉的小脸上漾满了笑容。

黄毅愣愣的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都是养生小菜,绝对不会给你家少夫人和肚子里的小宝宝吃坏的!”莫晚晚说。

黄毅略显尴尬,急忙关门走了出去。

剩下两人时,莫晚晚将宵夜放在了桌上,然后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舒窈,“怎么样?还满意吗?”

舒窈发懵,目光疑惑。

“没发现?难道是我做的太好了?”莫晚晚自言自语。

舒窈疑惑更重,用手语问了她到底指的是什么。

莫晚晚就拉着椅子坐在床边,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一遍。

原来,之前舒媛在酒店后门欺辱舒窈时,都被角落中的莫晚晚看见了,她就见机行事,尾随进了地下停车场,弄昏了舒媛,换上了她的衣服,开着舒媛的车,做了之前的一系列举动。

然后,再隔两条街弃车。

等舒媛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驾驶位,中间什么事儿都不记得。

所以蒋文怡询问她案发时在哪里,才略显惊慌心虚。

舒窈神色惊愕,想不到莫晚晚居然做了这种事情!

“怎么了?你之前联系我,不是说找个机会惩治下舒媛吗?”莫晚晚一边剥桔子一边说。

舒窈皱眉,她当初听到舒媛母女想要借腹生子,等自己孩子生下来,就弄死自己的话时,确实生气,现在想来,还是太冲动了!

“我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为了把戏做足呀!谁能想到,我能陷害舒媛呢?”莫晚晚冷笑着,素白的小脸略显得逞的小奸诈。

她还说,“小惩大诫,也不会让她损失什么,最多让厉沉溪对她失望,这也是应该的,谁让她总惦记妹夫,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提及孩子,舒窈顿时愣住了。

自然的单手抚着自己高耸的小腹,脑海中闪过薛彩丽和舒媛母女的对话,细思极恐,汗毛惊奓。

“你个小傻瓜,这么做虽然有危险,但我也是瞅准了时机,看到厉沉溪就在附近时,才动手的!”

莫晚晚做事很靠谱,没有把握的,她又怎会去做!

但舒窈受到的惊吓还是不小,小眼神委屈巴巴的盯着她,表示十分不满。

“好了,我的小窈窈,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出气嘛!”

打击一下舒媛的气焰,也省的她没事再处心积虑的算计舒窈。

“再说了,这也是警示厉家,多注意保护下你这位少夫人,不然等孩子生出来了,万一这被舒媛抢走了怎办?”

舒窈敛下了眼眸,她虽然不喜这样的算计他人,但为了腹内的宝宝,也只能暂时如此了!

转天一早,薛彩丽看着怒气而来的蒋文怡,发懵的一怔,旋即,又满脸堆笑的凑了上前。

“亲家母怎么来了?是有事儿?”

啪!

一摞文件被蒋文怡扔到了茶几桌上,“看看你的宝贝女儿都做了什么吧!”

薛彩丽不解的忙拿起文件,打开一看,愣住了。

上面都是昨晚酒店后门的监控录像截图,还有舒媛的车牌号。

她愣愣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薛彩丽,你平日里都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舒媛竟然胆大包天到想开车撞舒窈!太放肆了吧!”

蒋文怡一腔怒火,瞬时发作,气势强劲的犹如核弹爆炸,威力实乃不小。

“这个……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薛彩丽支支吾吾的,勉强辩解了句。

蒋文怡却对秘书吩咐,“去车库,把舒媛的行车记录仪拿下来,薛彩丽,我们就来个铁证如山!”

“……”

薛彩丽想要拦阻,但秘书人高马大,三两步避开了她,径直走去了车库方向。

“亲家母,这一定是误会!有人栽赃啊!”

薛彩丽还在狡辩,直到秘书将行车记录仪拿来,证实了舒媛开车撞人的一幕后,才彻底傻眼了!

“这……媛媛还小,不懂事,肯定是一时糊涂了!”

正说着,舒媛也从楼上走下。

薛彩丽忙说,“媛媛快过来,和伯母道歉!”

舒媛听话的快步过来,张了张口,话音还未等道出,就被蒋文怡打断了。

“要道歉就去医院和舒窈说,不过,舒媛,伯母提醒你一句——”

蒋文怡故意一顿,冷冽的目光狠扫着薛彩丽和舒媛母女二人,再出口的话,又狠又冷,“舒窈肚子里的,是我们厉家的骨肉,如果孩子有任何闪失,我一定让你们舒家,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话落,薛彩丽也心虚的身形猛然一颤!

送走了蒋文怡,她马上怒斥舒媛,“你这丫头,这么沉不住事呢?都说了,等舒窈小贱人把孩子生下来再动手!你非不听,闯祸了吧!”

“妈,真不是我做的!”

舒媛咬牙辩解,发狠的攥紧双拳,一定是舒窈这个贱女人,故意演的一处苦肉计!

她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舒媛开车来了厉氏集团,外面的女秘书认识她,也就没拦阻。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总裁室,俊逸如神袛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单腿支地,手上夹着根烟,淡淡的烟气朦胧了他讳莫的脸。

这样的男人,一眼望去,看似舒适闲散,实则透着强劲的上位者气魄,未出口便早已掌控全局。

舒媛望着他,心里暗自欢喜。

高跟鞋哒哒几声,小步跑到了他近前,娇嗔的道,“沉溪哥,我是被冤枉的!你相信我嘛!”

沉浸在工作之中的男人眉心略微轻蹙,仰起头,望向了舒媛,“冤枉?”

低冷的嗓音,戏谑的重复着两字。

“对啊,沉溪哥,你该不会真的相信那个哑巴,而不信人家吧?人家是无辜的呢!”

舒媛嗲声嗲气,听的人骨头都要酥了。

她绵软的小手挽着厉沉溪的手臂,轻微摇晃,“我的好沉溪哥,你相信人家嘛!真是那个哑巴在骗你的……”

他没回答,但眉宇间,隐隐的冷意倾泻而来,让人颤栗!

舒媛有些恐惧,紧张的咬着下唇,还说,“沉……”

这一次,话音未落,厉沉溪冷眼睨她,嗓音更冷,“滚!”

“啊?沉溪哥,你……你说什么?”舒媛以为出现了幻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让你滚!”他拧眉,浑身冷冽的压迫感极强。

关于舒窈厉沉溪的小说《厉少的神秘哑妻》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厉少的神秘哑妻》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厉少的神秘哑妻

厉少的神秘哑妻

作者:砂糖状态:已完结

《厉少的神秘哑妻》结局无删节,舒窈厉沉溪大结局,是砂糖大大写的小说,厉少的神秘哑妻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她是个哑女,庞大的身世背后,隐藏的是惊天的秘密。 十九岁就被继母和姐姐出卖嫁给了他,浮华的婚姻下面,隐藏的又是一个惊天的阴谋,四年的夫妻,却从未得到过他的认可。 他为了利益选择了商业联姻,本是步步为营,奈何变成了步步沦陷! 他阅人无数,却迷上了一个满心伤痕的她,是执迷不悟,还是万劫不复?

在线阅读